筆下文學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290章 趕緊告密

第2290章 趕緊告密

    虎子看著楊飛,他不像是說謊,但是,他有什么理由相信他?
  
      “好!”虎子說道,“既然你這么說了,我信你!楊飛,但愿,你不欺騙我!”
  
      “好,快人快語,我喜歡這樣的!虎子,我給你治了一條路,希望你不要一條路走到天黑!”楊飛說道。r?a?  ?nw?en?w?w?w?.?r?a?n?w?e?na`c?o?m?
  
      “好的,我明白!”虎子說道。
  
      看著楊飛走了,虎子立馬站起來,他驚魂未定,這八路是怎么回事兒?怎么哪兒都能夠鉆進來?
  
      不行,這鹽湖地區,肯定不止楊飛一個八路!
  
      想到這兒,虎子立馬出了門兒,然后就往鬼子的指揮部去了。
  
      反正,不管如何,這里都不安全了,他要好好的計劃一下,只有這樣才能活下去,要不然的話,他會死的,他可不想就這樣死去,好日子還沒有享受呢,可不能死。
  
      到了指揮部,他連忙把正在睡覺的井藤吵醒,然后趕緊說道,“閣下,閣下,出大事兒了!”
  
      井藤穿好衣服,然后撇著他,“什么大事兒?”
  
      “閣下,這城里出現了八路了!”虎子趕緊說道。
  
      “八路?”井藤的神經立馬緊繃起來,“八路在哪兒?”
  
      “八路就在城里,剛才,我見到楊飛了!”虎子說完,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
  
      “楊飛?”井藤皺起眉頭,“楊飛進城里來了?”
  
      “對啊!”虎子說道,“閣下,這得趕緊的把楊飛給抓住才行呢!“
  
      “你見了楊飛,為什么不叫人?”井藤生氣的問道。
  
      “閣下,當時情況比較特殊,再說了,他用槍指著我,我也不能夠做什么,所以……所以當時我沒有叫!閣下,現在就必須的得抓住楊飛!”
  
      “還愣著干什么?”井藤說完,拿起手槍,“趕緊召集人,全城給我搜捕!”
  
      “是!”
  
      虎子說完,就帶著人走了。
  
      井藤看著這個虎子,毫無疑問,楊飛他們的消息很準確,本來井藤已經想明白了,這個虎子現在不能留,他的上級一直給他施加壓力,他現在已經是一根攪屎棍了,除掉他,是分分鐘的事兒,可是現在聽他說八路來了,就不得不讓他帶隊去找。
  
      就這樣搜尋了一晚上,井藤他們毫無收獲,鹽湖城能夠搜的地方他全部搜查了一遍,可是照樣沒有任何收貨。
  
      他坐在椅子上,虎子在一邊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你不是說楊飛在縣城嗎?這縣城我全部都搜查了一遍,怎么就是沒有這個人?”井藤生氣的問道。
  
      “閣下,楊飛是真的在城里,這個我敢保證!”虎子嘟著嘴巴。
  
      “保證?”井藤冷笑一聲,“行了,你自己保證吧!”
  
      “閣下,要不,我再帶人去查一查?”
  
      “算了,不用你了!”說著,井藤說完,就喊了一聲。
  
      一個戴著眼鏡梳著分頭,穿著一身淺色的西裝,鼻子下面是一小撮胡子,看樣子,或許是一個日本人吧!
  
      可是,對方進來,開口便用流利的中國話說道,“井藤先生,您找我?”
  
      “王先生,你好,有件事兒,我要問你一下!”
  
      井藤一郎問道。
  
      “閣下,您請說!”
  
      “我想問,城里的八路全部被抓住了沒有?”井藤一郎問道。
  
      “沒有,不過,已經抓住了百分之九十了,剩下的幾個人,我覺得無關緊要了!”
  
      說話的這個人,就是馬楚成口中的王特派員,這個人因為個人原因決裂,決心跟著日本人,他出賣了黨,出賣了所有的同志們。
  
      讓多年經營的地下黨組織蒙受了最大的傷害。
  
      “呵呵,王先生,你要明白,任何一個八路,對于皇軍來說,都是最大的威脅,不僅僅我們,對你來說,不也是嗎?”井藤一郎說道。
  
      “閣下說的是!說的是!”王迅趕緊低著頭。
  
      “今天晚上突然發現城里還有一個八路,這個八路是一個營長,呵呵,我已經通知下去了,城門緊閉,我看看他如何出去!”井藤一郎說道。
  
      “看來,他是閣下的老朋友?”王迅輕輕問道。
  
      “何止是老朋友啊,那簡直就是不能再老的朋友了,王先生,我要你帶著人去看一看這個家伙到底在哪里,就是把鹽湖城挖地三尺,也得把人給我弄出來!”井藤下了死命令。
  
      “放心吧閣下,我沒有別的本事,可是這個找人,我可是有點實力的”!王迅說道。
  
      井藤一郎故意瞥了虎子一眼,然后繼續說道,“好,王先生,你知道我最欣賞你哪一點嗎?”
  
      “這個……我不知道!”
  
      王迅說道。
  
      “就是欣賞你有什么說什么,欣賞你對我們大日本皇軍的絕對忠誠!”井藤故意當著虎子的面兒說。
  
      虎子在一旁坐臥不安,他低著頭,聽著井藤的話,心里頭的滋味那是七上八下。他虎子到底做錯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難不成,真的如同楊飛所說他真的成了井藤的一個棄子?
  
      他不知道,更加不明白。
  
      “閣下,您相信我就對了,我王迅絕對會全心全意的為天皇陛下效忠!”王迅說道。
  
      “嗯,好,明天你帶隊,全城搜捕!”井藤又重復了一遍。
  
      “好的閣下!”
  
      “行了,你回去休息!”說完,王迅就轉身走了。
  
      剩下虎子一個人,他連忙說道,“閣下,我也能帶隊……“
  
      “你先不要帶隊了,你先回去!”井藤說道。
  
      虎子看了一眼井藤,然后說道,“閣下,我……是不是哪兒做的不好?”
  
      井藤這個時候站起來,帶著白手套的他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事兒,我不方便明說,看在你也為皇軍做事兒的份上,你……還是從哪兒來到哪兒去吧!:”
  
      井藤的話無疑就是讓他離開這兒,他現在還能夠回到沈萬喜的身邊嗎?這不是開玩笑?他虎子現在是出了名的大漢奸,他能去哪兒?
  
      “閣下,我不能走,我還有余熱沒有發揮出來,閣下,我相信,我可以……”不等虎子說完,井藤便說道。
  
      “行了,你走吧!”
  
      一句簡單的話,讓虎子陷入了忐忑,他現在已經沒有和井藤說話的份兒了,他轉身出了門兒,心里想著,要是楊飛不欺騙他,那么他還是可以回到八路的身邊的!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