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232章 我來支援了

第2232章 我來支援了


      楊飛在遇到挫折的時候,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就是沈萬喜和胡大海,這兩個家伙的心里頭只有各自的利益。
  
      但是呢,這兩個人,在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聞到了鮮血的蒼蠅,全部到來了,就算是想辦法,那也是來不及了啊。
  
      “沈狗子?你來做什么?”楊飛問道。
  
      “我接到團長的命令,前來支援你們!”沈狗子說完,然后朝著指揮所看了看,然后小聲說道,“老楊,有什么好東西,你給兄弟漏漏眼?”
  
      “滾蛋!”楊飛生氣的說道,“老子來了這兒,和一座空城差不多,那還能夠給你什么?”
  
      “這就見外了!”沈萬喜是絕對不相信楊飛的,但凡楊飛打仗,絕對會把利益最大化,即使有犧牲,那最后的收貨也絕對是可觀的!
  
      但是這次,楊飛還真的沒有撈到什么好處,在這里,倒是有些汽油,對于他們用腿走路來說,這些東西真的很扯淡!
  
      天黑著,雨稀稀拉拉的澆灌著這里,沈萬喜的身上都被雨水打濕,楊飛讓他進去,“進來吧!”
  
      沈萬喜笑著,以為楊飛要給他看看他繳獲的東西,進去一看,空空如也,“什么東西也沒有?”
  
      “你以為老子真的有什么好東西?”楊飛罵罵咧咧。
  
      沈萬喜坐下,四處看著。
  
      “快別看了,你小子是無利不起早,說得好聽來支援,老子打硬仗的時候,你在哪兒?這打完了過來看看?”說起來楊飛就有些生氣。
  
      “你看你老楊,你多么的小氣,不過,你小氣才是你的性格!”沈萬喜說道,“怎么?這都把鬼子的營帳給打下來了,鬼子呢?”沈萬喜問道。
  
      “老子要是知道,就不在這兒等著了!”楊飛坐下。
  
      沒一會兒,有一個戰士跑了進來,“營長,營長!”
  
      楊飛看著那個戰士,渾身已經濕透了,“說,怎么回事兒?“
  
      “營長,我們連長帶著我們在西邊發現了鬼子在防守著!差不多有一個小隊!”
  
      “在西邊?”楊飛問道。
  
      “對,就是在西邊!”那戰士說道。
  
      “嗯,我知道了,你趕緊去擦擦身上的雨水,回頭別感冒了!”楊飛說道。
  
      “是!”
  
      豹子過來,“營長,你看,這鬼子已經很明確了!他們就是在這里部署了一道防守線!”
  
      “這樣的話,那鬼子的意圖就真的明顯了!”楊飛說道。,
  
      “是啊!所以,我們這次并不算是勝利的一場仗!”豹子說道。
  
      “嗯,我知道!”楊飛說著,就命令下去,“讓劉集給我回來吧!他們那幾桿槍,怎么能夠打得過鬼子的小隊?”
  
      “營長,現在怎么辦?”豹子問道。
  
      “這個天氣,鬼子也不敢貿然行動,我們姑且在這里避雨,看看外頭的火勢怎么樣了!”楊飛說道。
  
      豹子出了門兒,然后朝著山上看去,山上已經沒有了火勢,山下也依然沒有什么火勢了,看來,這場雨,也非常的及時!
  
      豹子回頭和楊飛說了,“雨已經把火澆滅了!“
  
      “那就好,鬼子剩下的崗樓給打掃了沒?有什么好東西沒有?”楊飛又問道。
  
      “營長,沒有什么好東西,除了幾桿槍,幾顆手雷,也確實沒有什么好東西了!”豹子說道。
  
      “狗東西,老子看來這次真的是虧大了!”楊飛喊道。
  
      “營長,不能這么說,起碼我們差不多看出來了鬼子的意圖!”豹子說道。
  
      “可是怎么能折了好多個兄弟!”楊飛接著說道。
  
      “那就節哀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豹子說道。
  
      楊飛嘆了一口氣,“行,這次我認栽!還想著這里有什么好東西!”楊飛搖著頭。
  
      “我覺得,咱們可以把這里的路給毀了!”豹子說道,“門口的油桶那些,全部也都給他毀了!咱們搬不走,也不能再留給鬼子!”
  
      “嗯,這事兒,你吩咐下去就行!”楊飛心情不暢,他點了一支煙,看著沈萬喜,“你還不走?”
  
      “等等雨停了走吧!”沈萬喜說道。
  
      “你說,我怎么看見你就生氣?”楊飛問道。
  
      “這就對了,你看見我就歡喜的話,老子還不干呢!”沈萬喜也點了一支煙。
  
      “沈狗子,你也看見了,讓你怎么騷擾鬼子你就是不成功,等到我都把鬼子打趴下了,你來了!你個狗東西,就是想要撈好處!”楊飛說道。
  
      “沒有辦法,窮怕了,能撈一桿槍就一桿槍!”沈萬喜說道。
  
      “行了,你也看見了,這次,什么都沒有!”楊飛說道。
  
      “楊飛啊,你說我怎么就這么高興看到你窩囊的樣子?”沈萬喜挖苦道。
  
      “你比我還小心眼,這人啊,一旦沒有了豐滿的羽翼,就會被人嘲諷,你小子等著,我絕對會讓你看清楚,老子還是你的老子!”楊飛有些生氣的說道。
  
      “老楊,這說話就說話,可不帶了沾光的!”沈萬喜說道。
  
      “老子就沾光!”楊飛盯著他。
  
      這時候,瘦猴跑了過來,“營長營長!”
  
      楊飛看和瘦猴著急的樣子,連忙問道,“怎么了?說!“
  
      瘦猴看到沈萬喜也在,“營長……”
  
      “沒事兒,說吧!”楊飛說道。
  
      “我在東頭看到了鬼子的汽車!”瘦猴說道。
  
      “哦?過來了?”楊飛問道。
  
      “被山上滾落下來的石頭攔住了來路!”瘦猴有些驚喜,“營長,劫了吧?”
  
      楊飛看著瘦猴,一拍大腿,“狗東西,在這兒沒有沾光,在哪兒老子也得找回來場子!”他指著瘦猴,“趕緊集結所有人,一起過去,鬼子殺了,東西帶走!”
  
      沈萬喜也從座位上起來,“老楊,我也帶了人!”
  
      “沈狗子,你不會是惦記上我的肉了吧?”楊飛睥睨的看著沈萬喜。
  
      “嘿嘿,我還不信,你老楊不給我一口肉湯喝!”沈萬喜笑了一下,“我下奶就糾集我的人,咱們一同出發!“說著,沈萬喜著急的跑出去了。
  
      “營長……這……”瘦猴有些不情愿。
  
      “你小子好好想想,你有多少槍?”楊飛瞥了瘦猴一眼,徑直的出了門兒去。
  
      “也是,借他人之手得了東西,嘿嘿,還是營長英明!”瘦猴嘀咕的說道
  
      。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