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103章 將他一軍

第2103章 將他一軍

    這就像是一泉清水,讓整個兵工廠勃勃生機。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楊飛看到這兒,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大家也根本不怕苦不怕累,直接擼起袖子就開始干起來。
  
      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只要是這樣堅持下去,一定會成功的,對于這一點,楊飛的心中是很有把握的,他就不相信,沒有他做不成的事情。
  
      李繼光給楊飛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的時間到底要怎么做,楊飛不知道,他是外行,他特意把這事兒交給了于愛國,于愛國點頭說道,“楊營長,你放心,我會做一個比較詳盡的計劃,咱們的兵工廠也要盡快的投入使用!”
  
      “行,交給你我放心,現在,我就要想著,給大家弄點什么福利了,尤其是糧食,你負責兵工廠的這些事兒吧,我就去給大家找糧食!”
  
      楊飛說道。、
  
      “好的營長,我知道了!”
  
      楊飛帶著大光離開了。
  
      這兵工廠依然注入了力量,等待迸發,只需要等待時間!
  
      想到這兒,楊飛就帶著大光來到了上下的林場,豹子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打盹兒,剩下的土匪們則是東倒西歪的睡覺,這已經日上三竿了,這么下去怎么能行?
  
      “起來!”大光吼了一聲。
  
      那些人看了一眼,是楊飛,心里頭冷哼一聲,慢慢悠悠的站起來。
  
      豹子則看了一眼楊飛,“楊營長,你來了,坐坐坐!”
  
      “站起來!”大光吼了一聲。
  
      豹子皺起眉頭,“兇什么兇?你算老幾?”
  
      “你看看你們像什么樣子?大白天的睡覺,晚上干什么去了?嗯?晚上干什么去了?”大光問道。
  
      “行了大光,你就是營長跟前的狗腿子,你說,你憑什么說我們?”豹子喊道。
  
      燒火棍兒趕緊過來說道,“別別別,大光兄弟,大光兄弟,別介意,我們大當家的說話就是這樣,嘿嘿,你們坐,你們坐!”
  
      楊飛看著豹子,“別以為你沒有在團長跟前說出來我的丑事兒,我就可以饒了你!”楊飛說道。
  
      “呵呵!”豹子冷呵一聲,“楊營長啊楊營長,你說,我們兄弟們不睡覺,干什么?難道去打劫?”
  
      “嘿嘿!”楊飛笑了一下,“得,你把我說的真的說了出來!”楊飛說道。
  
      燒火棍兒趕緊問道,“營長,打劫?打什么劫?”
  
      “你也知道,咱們營的口糧不多了,現在我們急需弄點糧食回來,你剛才說的正是我想說的!”楊飛說道。
  
      “你瘋了吧?”豹子從椅子上站起來,“你讓我去打劫?完了呢你會在團長跟前告我的狀,是不是?”
  
      “我告你的狀,還真的不需要這樣的不要臉!”楊飛說道,“其他的兩個連都去籌集糧食了,咱們的部隊也沒有多少錢,要是能夠發揮出來咱們的本能,你們出去,然后看到大戶人家,就給我打劫回來,為了咱們自己,不是為了別人啊!”
  
      “可是,這歸根到底,這是違反紀律的事兒!”燒火棍兒說道。
  
      “我不說,你不說,這誰知道?這樣,你們可以專門去搶劫日本鬼子的運糧隊,**的也可以呀!”楊飛說道。
  
      “你把我們當成什么了?”豹子說道。
  
      “行,那你把你們的糧食拿出來,貢獻出來!”楊飛說道。
  
      “沒有!”豹子怎么肯把自己的糧食拿出來。
  
      “沒有,那就想辦法去弄!別整天坐在這兒曬太陽,這樣吧,我和你來一個協議!”楊飛說道。
  
      “協議?你和我弄個協議?”豹子看著楊飛問道。
  
      “對啊,怎么樣?干不干?”楊飛問道。
  
      “好,你先說說,到底是什么協議?”豹子問道。
  
      “你去外頭打劫鬼子的糧食或者**的糧食,要是數量足夠多,我答應你,做我的副營長,怎么樣?”楊飛問道。
  
      這確實是一個好主意,豹子早就不想干這個連長了,總覺得比楊飛要低好幾個等級,這下子好了,要是能夠搶劫了鬼子的糧食,運送回來,他不僅僅可以當副營長,而且,他還可以提拔他們的人當連長或者排長,這樣的話,他在營里不就有了說話的權利?
  
      這樣一想,他看著燒火棍兒,“你覺得怎么樣?”
  
      “大哥,我覺得行啊,這有什么不行的,怕就怕楊營長說話不算話!”燒火棍兒說道。
  
      “嘿嘿,我楊飛說話不算話?你去方圓百里打聽打聽,我楊飛說話一口唾沫一個釘,不要怕我不答應你當副營長,我就怕你弄不來糧食,交不了差!”楊飛反將一軍。
  
      “好!我答應你!”豹子說道,“不過,我得告訴你,你不要會把我們當成山匪,我們現在和你一樣,都是八路軍!”
  
      “好,說得好!”楊飛從來沒有想到,豹子能夠說出來這樣的話,“既然你把自己當成了八路軍,那就好,我楊飛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兄弟當外人看!這個任務,我楊飛說道做到,你自己去辦就好了!副營長的位置,我交給你!”楊飛說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我豹子今生,不敬佩什么功名利祿,我只敬佩那些勇敢的人,你楊飛要是就是勇敢的人,我豹子就把你當我大哥!”豹子看著楊飛說道。
  
      “哈哈,當然!當然!我楊飛是什么人,你應該清楚!”楊飛笑著看著豹子,他是一個勇士,不過,是一個需要被規章制度調教的勇士,“豹子,你聽好了,今天你完成了任務,我不僅要讓你當這個副營長,而且,我也敬你是一條漢子!我楊飛沒有二話,只要你是對的,我就聽你的!”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好!”
  
      兩個人竟然開始打賭,大光不明白,楊飛為什么要看重豹子,這個豹子隨時都有可能反水繼續當他的土匪,要是他們有了足夠多的糧食,他們萬一不回來,反而把臟水潑向八路軍,這是得不償失的!
  
      但是,既然楊飛這樣做,就應該有他的道理,大光現在不說,也不問,就等著楊飛回去慢慢和他自己說吧。
  
      中午吃過午飯,豹子就糾集了他們二三十號人,然后全部騎著快馬走了,臨走前,豹子還說道,“不要忘記了你的承諾,我的副營長位置,你別給了別人!”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