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飛劍問道 > 第十篇 第十二章 寒鯊宮兩兄弟

第十篇 第十二章 寒鯊宮兩兄弟


      寒鯊世界,終年極冷,這里除了一望無際的海水,就只有一座座冰塊構成的陸地。在其中一座最大的冰塊陸地上,有一座巍峨的宮殿,眾多魔頭護衛著這里。
  
      這座宮殿,便是整個明耀疆域中都兇威赫赫的寒鯊宮。
  
      “嗖。”“嗖。”“嗖。”
  
      高空中接連有一道道身影飛下,飛向那座寒鯊宮。
  
      寒鯊宮內。
  
      正有著妖族的美姬們在跳著舞蹈,一旁也有奏樂。宮殿的兩邊也有眾多天魔們坐著飲酒觀看,而大殿上則是坐著兩位宮主。大宮主‘寒鯊將軍’體型肥胖的很,笑呵呵的。而一旁二宮主‘魘龍將軍’卻是冷著一張臉,臉上也有著龍鱗。
  
      兩位宮主都在喝著酒,欣賞著樂曲舞蹈,待得一曲舞畢。
  
      “兩位宮主。”一旁的侍者諂媚笑道,“魔陽界剛剛送來了一批人族女子,那些人族女子都是‘羽衣仙宗’的弟子,個個擅長歌舞,魔陽界那邊經過篩選調教后,這些人族修行女子也都乖巧的很,歌舞更是了得,兩位宮主可要看看?”
  
      “羽衣仙宗,擅舞的人族?”
  
      “聽起來不錯啊。”那些坐著觀看的天魔們一個個開口道。
  
      寒鯊將軍微笑著點頭:“好,讓那些羽衣仙蹤女弟子們上來。”
  
      原本在下面剛剛跳完的妖族美姬們一個個有些不服氣,可還是都乖乖退到一旁角落,她們大多都是狐族、鶴族等一些擅舞的女妖魔。
  
      “人族擅舞?真是笑話,她們能和我們狐族相比?”
  
      “宮主他們也不過是看個新鮮。”這些女妖魔們傳音議論。
  
      很快——
  
      一支人族舞姬們飛了上來,她們個個都是修行人,長袖如水縱橫四方,一道道身影更是如夢如幻。
  
      這羽衣仙蹤女弟子們一上來,就讓這群天魔們眼睛一亮。
  
      “不錯。”一直很少說話的二宮主魘龍將軍都夸贊句。
  
      “二弟喜歡,等會兒就將這些人族女子送給二弟,讓她們乖乖伺候你。”寒鯊將軍笑道。
  
      “謝大哥。”魘龍將軍說道。
  
      “你也記住,別又把她們吃了。”寒鯊將軍說道。
  
      “有時忍不住。”魘龍將軍悶聲悶氣說了句。
  
      寒鯊將軍微微搖頭。
  
      論‘吃’,他寒鯊將軍的神通就是‘吞天神通’!最擅長吃了。可是平常時候寒鯊將軍還是控制得住的,二宮主魘龍將軍相對更放縱性子,殺戮吞吃生靈都是常見。
  
      ……
  
      在寒鯊世界那邊,寒鯊宮兩兄弟正在吃喝著欣賞歌舞時,而明耀大世界的玉鼎門內,秦云、楊崧仙人、木龍護法卻是在商量著對敵之法。
  
      “寒鯊宮那兩兄弟的手段,大多我等都知曉。可也得防著有什么隱藏的手段。”楊崧仙人目光掃過秦云、木龍護法,“各種應對法子,你們倆也都知道了。到時候隨機應變。”
  
      “我最輕松,負責牽制大宮主的十八魔仆即可。”秦云笑道,“其他該怎么應對,主要還是靠楊兄和木龍護法。”
  
      木龍護法卻冷聲道:“你這邊可別出紕漏,那十八魔仆個個悍不畏死,都有普通天魔九重實力。你若是牽制不住,他們十八個來圍攻我和楊兄,那這次行動肯定會失敗。”
  
      “放心,盡管交給我。”秦云說道。
  
      “木龍護法,相信秦云兄吧。”楊崧仙人笑道,“若是都沒什么疑問,那我們現在出發?”
  
      “好。”秦云點頭。
  
      木龍護法也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
  
      他們三位走出殿廳,秦云看到外面等候的妻子,說道:“這些時日,你就在玉鼎門等我。”
  
      伊蕭微微點頭。
  
      楊崧仙人帶著秦云、木龍護法,迅速駕云一飛沖天。
  
      這玉鼎門終究是‘玉鼎真人’所創宗派,宗門陣法更是金仙降臨親自布置,在玉鼎門內是根本無法施展大挪移的!秦云他們三人待得飛出了玉鼎門,楊崧仙人這才施展大挪移。
  
      ……
  
      呼,呼。
  
      連續施展兩次。
  
      第一次就離寒鯊世界很接近了,第二次微調下,直接來到寒鯊世界星辰表面。
  
      楊崧仙人俯瞰著下方,一雙眼睛卻是泛著金光,雖然距離頗遠,卻清晰看到了寒鯊世界內的那座寒鯊宮。
  
      “馬上要動手了。”楊崧仙人看向身旁的秦云和木龍護法,嘴角露出笑容,“若是成功斬殺他們倆,恐怕整個明耀疆域都會震動。”
  
      “我至今還沒殺過一位七重天往上的天魔,沒想到,這次直接對付寒鯊宮兩位宮主。”秦云也有些期待。
  
      這兩位宮主……
  
      任何一位,秦云與之搏殺,都沒有獲勝把握。
  
      不過生死搏殺,本來就是如此!有時候只要‘一招’就能殺敵!像秦云肉身就很弱,若是敵人破了秦云防御招數,攻擊落在秦云肉身上,即便威力很弱,怕都能瞬間讓秦云成齏粉。
  
      一個道理。
  
      除了‘肉身成圣’這一類的滾刀肉,大多數強者們在‘保命’上都是非常小心的,他們說強大也強大,神通法術都很是了得。說脆弱也脆弱,肉身元神輕易就會被滅殺,那可就多年修行一朝成空了。
  
      這也是為什么,實力越強,越加不會輕易下場生死搏殺的緣故。
  
      當初上古天庭破滅之戰,還有三教之戰……都是殺的血流成河,大能者們都有許多喪命的。
  
      “這次我主要是負責牽制,一定得小心再小心。本命飛劍最重要是護身。”秦云暗暗道,做好自己的事,便有功無過。
  
      “木龍兄,秦云兄,準備好了!”楊崧仙人低沉喝道,“走。”
  
      呼。
  
      一個大挪移。
  
      秦云只感覺眼前場景一變,就已經來到了寒冰陸地上空,遠處就是那座巍峨的宮殿‘寒鯊宮’。
  
      “出。”楊崧仙人一揮手,旁邊立即浮現了五桿陣旗,五桿陣旗瞬間化作虛幻,在周圍遠處天地顯現出五桿巨大的陣旗虛影,直接掌控周圍天地。
  
      同時更有青色火焰凝聚出現,形成火海要燒那寒鯊宮。
  
      噼里啪啦~~~
  
      寒鯊宮周圍也有陣法浮現,同時一群天魔們飛出,為首的正是寒鯊將軍、魘龍將軍。
  
      “誰這么的膽子,敢來犯我寒鯊宮?”
  
      “真是找死。”那群天魔們還在怒喝。
  
      寒鯊將軍、魘龍將軍卻是鄭重看向四周。
  
      “五方青火旗。”寒鯊將軍臉色陰沉下來,傳音道,“是楊崧,夠能忍的,當初我殺他道侶!他當時瘋魔和我一戰,之后卻再無消息,我還以為他早就放棄了。沒想到隔了這么多年,他還是動手了。”
  
      “周圍萬里虛空都被鎮壓,大挪移符令都沒法用。”魘龍將軍雙眸放出光芒看向四周,“除了楊崧,還有木龍護法,以及……那個新冒出來的秦劍仙。”
  
      “忍了這么多年,敢動手,定有些把握。”寒鯊將軍傳音道,“二弟,這次我們得拼命了,至少得撐到魔尊那邊來救我們。”
  
      他們倆在暗魔界也有化身,此刻也同樣向魔尊求救,必須一開始就求救,若是等到了最后再求救就晚了!
  
      魔尊也是立即就知道了,楊崧仙人、木龍護法以及秦云聯手要寒鯊宮兩兄弟。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