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飛劍問道 > 第九篇 第三十七章 審問賀謙

第九篇 第三十七章 審問賀謙


  賀謙哼了兩聲,卻什么都沒說。
  
  “嘴巴挺硬的。”秦云微微點頭,隨即看向一旁那位‘荊非’,“你呢,我妻子女兒的事,你可知道?”
  
  “這可是機密。”‘荊非’連道,“我一個三重天魔神哪有資格知曉?”
  
  秦云點點頭:“都不肯說,很好,我們慢慢來,我有的是時間陪你們玩。”
  
  說著從懷里拿出乾坤袋,從中取出了一瓶玉瓶,賀謙,荊非二人都盯著這玉瓶,心中有些發憷。
  
  秦云看了他們拉一眼這才拔開瓶塞,頓時兩顆丹丸飛出,丹丸內部隱隱都有蟲子在蠕動,賀謙、‘荊非’臉色都難看的很,但是他們毫無反抗之力。
  
  “張嘴。”秦云輕聲喝道,道之領域下他們嘴巴被迫張開,丹丸分別進入他們倆嘴里。
  
  “咕~~~”賀謙、‘荊非’吞下后,都驚怒看著秦云。
  
  “是巫蠱?”賀謙連問道。
  
  “我這些年,殺的妖魔很多,魔神也殺了不少。各種歹毒小玩意也多的很。”秦云平靜看著他們,“平常我也不用,如今有機會,恰好用在你們身上。放心,這才剛剛開始!”
  
  賀謙、‘荊非’跟著開始蠱蟲發作,都發出痛苦低吼,即便他們倆忍耐力也難以忍受,他們的骨骼肌肉皮膚都開始扭曲。
  
  秦云默默看著。
  
  “秦劍仙,我真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荊非焦急喊道。
  
  “秦云,我勸你住手。”賀謙勉強說出一句話,又痛苦忍受了一下,才接著道,“你這么做,你會后悔的。你的妻子女兒都會死,都會死!”
  
  “哦?后悔?”秦云冷笑,“你若是愿意配合我,那還有些價值。否則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賀謙咬牙,沒再說話。
  
  秦云見狀暗暗皺眉:“都挺能忍的,不過,審問法子多的是。”
  
  ……
  
  轉眼已經是三天后。
  
  足足用了數十種折磨手段,讓秦云吃驚的是,賀謙被折磨的都快瘋了,但就是不肯泄露任何情報!至于‘荊非’一直說自己完全不知道。
  
  “呼。”
  
  秦云駕著云團,拎著繩索帶著他們倆,朝神霄門飛去。
  
  神霄門的一座庭院中,有神霄道人張祖師、摩訶菩薩他們兩位在。
  
  秦云帶著這二人下降了下去。
  
  “張前輩,摩訶菩薩。”秦云說道,“這是賀謙和荊非,是轉生到我們大昌世界的兩位魔神。”
  
  “短短數十年,接連有兩位魔神轉生到我大昌世界,的確很奇怪。”神霄道人說道,“得到你的情報,我和摩訶都先后去裕山郡城查探過,沒發現有什么特殊。看起來,像是一種巧合。”
  
  摩訶菩薩微微點頭。
  
  兩道身影從院門處走了過來,正是人皇和胖乎乎的白家老祖。
  
  “秦云來了。”白家老祖笑呵呵道,“剛剛和人皇在下棋,棋還沒下完,知道你到了我們就立即趕來了。”
  
  “那是你要輸了。”人皇卻是道。
  
  “還沒下完,誰知道誰輸誰贏?”白家老祖撇嘴,跟著連轉移話題,“秦云,兩位魔神先后轉生的事,在你來之前我們也討論過。看起來像巧合……但這么短時間接連發生兩起,也可能是魔神那邊施展特殊的手段,能夠在大昌世界尋找到契合魔神魂魄的肉身。”
  
  “特殊的手段?”秦云疑惑,“那這樣,是不是會有第三位第四位乃至更多的魔神轉生?”
  
  “嗯。”白家老祖點頭,摩訶菩薩、人皇、張祖師也都微微點頭。
  
  “放心,隔著遙遠時空尋找契合魂魄的肉身,并不是容易事,代價不小。”白家老祖說道,“而且我等也只是猜測,也可能只是巧合。”
  
  “不管怎樣,至少這兩位被秦云活捉了。”張祖師笑道。
  
  “那魔神世界的帝君,一定氣的一肚子火。”人皇也哈哈笑了起來。
  
  摩訶菩薩笑看著秦云:“秦云,不必太擔心,從上古至今我們大昌世界經歷多少磨難,比這危險十倍百倍的都早經歷過了。現在可比過去好多了。”
  
  “嗯。”
  
  秦云點頭,指向身后被繩索捆著頗為凄慘的賀謙、‘荊非’,“妖魔賀謙,四位前輩也都知曉。至于這個荊非,是剛剛降臨轉生的魔神。我想要從他們身上知曉我妻子以及我女兒的消息,三天來,我用盡了種種狠辣的刑罰審問手段,但都沒用。”
  
  “都沒用?”摩訶菩薩、人皇他們四位有些吃驚。
  
  到了秦云這等境界,他真的要刑罰折磨,手段是很可怕的。
  
  “這荊非,一直說他不知道。”秦云說道,“三天下來,他一直這么說。”
  
  人皇則點頭道:“應該沒說謊,魔神世界等級森嚴,牽扯到秘密之事,帝君都不一定和麾下的君主們說,就更別提三重天魔神了。”
  
  “這賀謙呢?”神霄道人則連問道,“就是他抓的你妻子,他肯定知道。”
  
  “可是他就是不說,嘴巴很硬。”秦云說道。
  
  “哦?”神霄道人笑著,“嘴巴硬,那讓我試試。”
  
  秦云連道:“我來此,就是請四位前輩幫忙,能從這賀謙嘴里審問出我妻子和女兒的消息。我覺得,這些魔神們應該不會隨便殺死我女兒,對他們而言,我女兒也是很有用的一個棋子。”
  
  “嗯。”神霄道人點頭,“那我先去試試。”
  
  說著,神霄道人上前,一揮手,法力便席卷著那賀謙,直接先進入一旁的屋子。
  
  ……
  
  神霄道人審問,從白天到黑夜。
  
  秦云、白家老祖、人皇、摩訶菩薩他們也都坐下邊聊著,邊慢慢等。
  
  “吱呀。”門開了。
  
  神霄道人走出來,搖頭道:“嘴巴是真硬,他恐怕是畏懼他們世界的帝君。硬是不說。”
  
  “哈哈,你不行。”白家老祖連起身,“我從上古活到如今,論審問,這天下間足以排在前三。”說著也進入屋子。
  
  可憐的賀謙……
  
  受盡各種手段。
  
  而秦云他們,對這位賀謙又沒有任何憐憫。
  
  “真可憐。”在一旁實力被封禁的荊非,暗暗嘆息,“也不知道我會是什么樣的結局。”
  
  待得第二天天亮。
  
  白家老祖也從屋內走了出來,摸著胡子,頗為無奈:“嘴巴是很硬,我竟然都審不出。摩訶……我看,這天下間只有你才有些許希望了。”
  
  “我?”摩訶菩薩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我只有一招,試試看吧,諸位也可以一起進來。”
  
  “一招?”秦云疑惑。
  
  “佛門手段可不一般。”人皇則笑道,“進去看就知道了。”
  
  眾人一同進入屋內。
  
  秦云、人皇、神霄道人、白家老祖都站在一旁看著,而摩訶菩薩則是站在那,看著被鎖鏈鐐銬囚禁著盤膝坐著的賀謙。
  
  “賀謙。”摩訶菩薩笑看著賀謙。
  
  “我說了,不會說的。”賀謙很疲憊,但他依舊低沉道。
  
  摩訶菩薩卻是盤膝坐下,卻是輕聲念起經文。
  
  念經的聲音很小,卻不斷朝賀謙腦海中鉆去,賀謙一開始還很難受。
  
  “閉嘴,給我閉嘴。”賀謙痛苦萬分。
  
  摩訶菩薩卻繼續念著。
  
  賀謙痛苦萬分,甚至開始發瘋發狂,但是鎖鏈鐐銬困著他實力又被封禁,他再發狂都無用。漸漸的,他開始無力坐下。只是偶爾眼中有著兇光……漸漸的……眼中兇光都消失了,他眼神都變得平靜,甚至漸漸露出一絲笑容。
  
  “我只能控制他半個時辰。”摩訶菩薩停止念經,臉色略有些發白,對一旁的秦云說道,“這半個時辰內,你想要問什么,盡管問,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厲害。”白家老祖在一旁眼睛發亮。
  
  “一點降魔小手段。”摩訶菩薩微笑著。
  
  秦云卻心跳極快,真的激動了。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賀謙。”秦云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緒,聲音都微微發顫問道,“我女兒還活著嗎?”
  
  賀謙微笑著平靜道:“你女兒還活”
  
  話還沒說完。
  
  他眼睛陡然瞪得滾圓,眼中有著驚恐色,有著大恐懼!
  
  “不”賀謙口中發出凄厲吼聲,眼睛都變得血紅,秦云他們都看到,賀謙的魂魄都掙扎著離開肉身,最終轟的直接消散。
  
  “魂飛魄散?”在場個個臉色大變。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