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飛劍問道 > 第七篇 第六十一章 布局千年

  “她如今就居住在燕鳳樓!隔個三五日,才會彈奏一次琵琶。只聞琵琶之聲,卻難得見她真容。就是一擲千金都無用。”伊蕭笑道,“現在你這位妹妹名氣可大的很,江州各地,都有不少豪客來此,就為了聆聽她的一曲琵琶。”
  
  “這么厲害?”秦云驚訝,“十一年前,小霜雖然被稱作劍舞琵琶雙絕,可也只能算是一郡花魁水準。”
  
  “現在可厲害了,我都去聽過一次。”伊蕭說道,“我能判斷,她定是修行人,而且境界還頗高,都融入了琵琶之中,連我都情不自禁受她琵琶影響,聽了都忍不住落淚。”
  
  秦云驚訝:“她當年都過了二十歲了,怎么叩開的仙門?”
  
  “這就不知了。”伊蕭道。
  
  秦云若有所思點點頭。
  
  二十歲后要破開仙門,的確也有例外,比如天地奇珍脫胎換骨等等。
  
  “等會兒,我們去看看小霜,你也陪我一起去。”秦云說道。
  
  “不怕我吃醋?”伊蕭打趣道,說著她也坐起來開始穿衣,更有法寶衣袍迅速貼身穿上。
  
  “那是我妹妹。”秦云也起身。
  
  “哼哼,在塵霜姑娘眼里,你可不一定只是哥哥。”伊蕭打趣道,“好了,我去吩咐下,弄些吃的。”
  
  “對了,你不說兩件事么,另一件事呢?”秦云道。
  
  “另一件事有些特殊,等會兒細說。”說著伊蕭就出了屋子。
  
  ……
  
  片刻后。
  
  夫妻二人坐下吃早飯。
  
  “第二件事是什么事?”秦云喝著粥問道。
  
  伊蕭有些鄭重,道:“是錢州黃蛟湖蛟龍王,大概一個月前他來拜訪過你,我問他到底何事,他支支吾吾!我追問下,他才說……他時日無多,只想請你幫忙。”
  
  “時日無多?”秦云驚訝萬分,“那頭黃蛟,也是先天金丹境大妖了,而且還是領域級。在水族妖怪中也算頗有名氣,他怎會時日無多?”
  
  “你還是問問他吧,感覺他有很多事不愿細說。”伊蕭道。
  
  “嗯。”
  
  秦云一翻手拿出巡天令,透過巡天令直接聯系那位黃蛟湖蛟龍王。
  
  嗡。
  
  很快眼前半空顯現了那頭黃蛟的身影,黃蛟此刻也是化作人身龍頭,看到秦云,激動無比連恭敬行禮:“黃蛟見過秦劍仙。”
  
  “你找我到底何事?”秦云問道。
  
  “秦劍仙周圍沒外人吧?”黃蛟卻問道。
  
  “放心。”秦云都。
  
  黃蛟連點頭,這才道:“此事牽扯到鄱云湖的那頭黑龍。”
  
  “黑龍?”秦云眉頭一皺,“接著說!”
  
  黃蛟繼續道:“這黑龍于偶然中得知我黃蛟一脈的秘密!小心翼翼布局千年,和我黃蛟一脈逐漸交好。甚至還愿意將女兒嫁給我。我當時并無察覺,還頗為開心!覺得有這么一位岳父,也算有了依靠。”
  
  “哪想這黑龍早有算計,我黃蛟湖中的水族厲害妖怪,有些就是他安插進來。有些也早被他拉攏!加上那賤婦成了我蛟龍宮的龍后,更生下了兩個龍子……那黑龍更派遣了徒弟親自來幫助那賤婦!他徒弟也是先天金丹領域級大妖。說實話,當初蛟龍宮內,大半力量都被龍后他們所掌控。”
  
  黃蛟苦笑。
  
  秦云了然!
  
  “為了十足把握,黑龍更吩咐那賤婦,調動力量追殺我的所有私生子女。”黃蛟搖頭,“也因此連累了秦劍仙的好兄弟‘傅青’。”
  
  秦云聽著。
  
  書生的死,他可從來沒忘記!那是和自己戰場上生死與共的兄弟。
  
  “秦劍仙你當時大怒,你當時實力震驚天下。那賤婦和她師兄都嚇住了,怕留在蛟龍宮丟了性命!所以那賤婦和他師兄趕緊就溜了。”黃蛟說道,“他們一走,我立即趁機清理了一遍整個蛟龍宮,甚至陣法調動,再也不給黑龍機會。”
  
  “看來,我是幫了你。”秦云說道。
  
  “對,因為秦劍仙,我才成為真正的黃蛟湖之主。”黃蛟說道,“我雖然知道黑龍謀劃千年不會輕易罷手,可也認為他終究是元神境的大妖……沒法對我出手!我并不懼他。”
  
  “我逍遙了七年,都認定了黑龍拿我沒辦法。”
  
  “哪想他不惜一切買通我蛟龍宮內的水族,以‘七情毒’逐漸下毒,不知不覺我中毒已深。”黃蛟苦澀道,“等我察覺卻已經晚了。”
  
  “七情毒,天妖宮的萬妖老祖才能煉制,極為珍貴,一份便價值一件一品法寶。”秦云說道,“竟然用在你身上?”
  
  付出這么多。
  
  所謀肯定更多!
  
  “此秘密,只有我黃蛟一脈的血脈才能有機會得到。那頭黑龍將女兒嫁給我,生下兩個龍子!那兩個孽子如今都在黑龍那。”黃蛟說道,“我的血脈,除了那兩個孽子外。就只剩下秦劍仙你庇護的那個小魚妖了。”
  
  “哦?”秦云道,“你黃蛟一脈看來秘密不小啊。”
  
  “不瞞秦劍仙,我黃蛟一脈并非是龍族的旁系。”黃蛟眼中有著自信,“我黃蛟一脈祖先,乃是從域外來到這世界的一頭黃蛟。”
  
  秦云一驚。
  
  天下蛟龍,幾乎都是龍族的龐雜血脈。
  
  純血龍族很稀少。
  
  可各種混血、血脈雜亂的,數量就多了,甚至連龍族自己都不清楚,他們的血脈到底一代代傳了多少出去!天下間也只當‘黃蛟一脈’是普通蛟龍。
  
  “一般宗派,興盛數千年就覆滅了。而我黃蛟一脈能傳承數萬年,并非是運氣好,而是我黃蛟一脈,本就血脈非凡,只要繼任蛟龍王,都能最終達到先天金丹。”黃蛟自信道,“論血脈之尊貴,不亞于純血龍族。”
  
  “域外的一頭黃蛟的后代?”秦云暗暗吃驚。
  
  “可惜我父王太傻,泄露了消息,讓黑龍知曉了。黑龍謀劃千年,如今圖窮匕見。”黃蛟說道,“他們現在就是要我死!我一死,黑龍身邊的那兩個孽子就有機會成為新的蛟龍王。”
  
  “他做夢!!!”
  
  黃蛟面色猙獰,“滅絕我的血脈,操控我,甚至要殺死我!即便我黃蛟一脈就此斷絕,我也絕對不會讓那頭黑龍得到我黃蛟一脈的秘密。”
  
  “秦劍仙,還請你帶著那小魚妖,速速來我蛟龍宮。”黃蛟說道,“如果要選一個繼承者……我只愿讓這小魚妖繼承我黃蛟一脈!她只要成了繼承者,隨著時間,終究會達到先天金丹級數。秦劍仙你的實力,元神境以下,天下無敵!根本不用怕他!”
  
  “云哥,那頭黑龍謀劃千年,若是插手,他定是無比記恨。”伊蕭則開口有些擔心。
  
  “秦劍仙……”黃蛟有些焦急。
  
  “我明天會過去。”秦云說道。
  
  黃蛟頓時大喜:“好好好,謝秦劍仙!”
  
  很快傳訊斷絕。
  
  伊蕭連道:“云哥,你插手這事干什么?就讓他們斗去吧,管他們死活。”
  
  “蕭蕭。”秦云搖頭,“書生的死,我可從來沒忘!罪魁禍首之前我認為是龍后,現在說來,那頭黑龍才是幕后指使。”
  
  “那可是鄱云水族九妖之一!是實實在在修行數千年的元神境大妖。”伊蕭忍不住道,“像妖魔九脈,有些魔神是借助‘域外魔神’力量突破,根基薄弱。或許入道劍仙可能越階斬殺!可像黑龍這等根基極深的大妖,幾乎不可能斬殺的。劍老人復生,也做不到的!”
  
  秦云看著妻子:“我做得到!”
  
  伊蕭一怔。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