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當影后來敲門 > 019、奴隸與公主的愛情故事

019、奴隸與公主的愛情故事


  第二天劇組里加拍了一場夜戲,講的是宋徽宗趙佶微服私訪樊樓,觀賞李師師跳舞的場景。
  夜戲不好拍,演員的演技在一天之中也會有明顯的變化,有高超,有低谷,到了晚上演員的肌肉神經會松弛下來,很難保持白天的亢奮狀態。
  演員不夠亢奮,拍出來的畫面就顯得疲軟,尤其是這是一場熱鬧的夜戲,太冷清了可不好。
  為了給現場增加氣氛,劇組的音響放的震天響,動次打次、動次打次,一伙群眾演員隨著激情搖擺起來,時不時地大聲吼叫,差點沒把拍攝現場當迪廳撩起妹兒來。
  一場夜戲拍到凌晨一點多才散場,出來后大家哈欠連天,嗓子和腿胯子都疼,靜下來一想,原來被劇組坑了。
  郝拉也是一樣,拍完了夜戲,他還要幫著莫小瞧卸妝,買宵夜,拿著劇本去編劇那里劃重點,去導演那里聽第二天的安排。
  好在第二天沒什么安排。
  他睡到八點才起床,跑到湖邊做了早課,鍛煉了半個小時后,帶著早餐回到了賓館里。
  快十點了,太陽從落地窗照進了地板,莫小瞧才打著呵欠,懶懶地起床,一扭一扭地走著貓步,不時地揉著肩膀,昨天的舞戲,把她累慘了。
  一天下來,背上肩膀上又多了好幾處青紫色的於痕,新傷加著舊傷,郝拉幫助擦藥時,細細數了一下,大約有十多處。
  他心中憐惜不已,莫小瞧曾經說他搬磚糟蹋了一雙好手,她自己又何嘗不是?
  要想人前顯貴,必需人后受罪,這句話真不是空話。
  “你說你沒看懂?”
  莫小瞧吃著早飯,牛奶包子鍋貼,東一口西一口地,她的注意力不在早餐上,而是在郝拉的嘴上。
  女人一閑下來就喜歡聊八卦,女神也一樣,莫小瞧吃著早點,打聽起了前兩天他與楊咪的‘約會’。
  郝拉沒有隱瞞的意思,全都講了出來。
  前面毫無波瀾,最后他說沒看懂昨晚的那場電影時,莫小瞧差點把牛奶吐了出來。
  “是啊!”
  郝拉輕輕地按著她的肩膀,說道:
  “莫姐姐,這電影劇情從頭到尾都特悶,畫面花里胡哨的,看得我頭昏腦漲的。
  我很認真地看了一遍,也不知道電影講了個啥。
  楊咪問我電影咋樣,我沒看懂,只能實話實說了,不然我不就成了騙子了嗎?”
  莫小瞧莞爾一笑:“這部電影的內核就是‘愛與謊言’、‘愛與犧牲’,你要是喜歡楊咪,說點謊話算什么,只要能逗她開心就好。”
  “莫姐姐,你誤會了吧,我可沒說說喜歡楊咪?”
  楊咪這姑娘性格開朗,很好打交道,做個朋友還差不多,還沒有達到喜歡的程度!
  而且他一個小助理憑什么喜歡人家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大明星,就像他喜歡莫小瞧,卻從來不敢有什么非分的想法一樣。
  看不見的溝才深沉!
  “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你怎么會不喜歡她?”莫小瞧驚訝地問道。
  “長得漂亮就要喜歡?”
  這太沒道理了,娛樂圈里美女那么多,要是都喜歡,那不就成了一個花心大蘿卜?
  “你咋就不開竅呢?!”
  莫小瞧放下包子,拍了拍胸口,像是被噎到了。
  郝拉停下手,幫她倒了杯水,“莫姐姐,我這人笨,你別跟我生氣,不值得!”
  “不行,我必須要你開竅!”
  ......
  莫小瞧幫他開竅的辦法很簡單,就是帶著他再看一場《無極》。
  周末下午場,電影院里人很多,一千多個座位,上座率達到了百分七八十。
  有這么高的上座率,完全是被鋪天蓋地的宣傳勾引來的。
  大家一看宣傳,嚯,整容真強大。有大導演陳楷歌,有國內外大明星張東健、真田廣之、張白芝、謝停風、劉曄,在制經費上花了兩個多億。
  陳大導演還不惜犧牲老婆陳虹的‘色相’,把她打扮成了一個‘吊毛’的丑八怪。
  要是這部片子賠了,陳導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據媒體報道,電影上映第一個周的情況還不錯,點映首映周末票房都破了紀錄,要是繼續保持下去,收回成本是不成問題的。
  燈光暗了,電影開始了。
  不得不說,這部電影的畫面真美,像是西洋油畫。不論在色彩布局,還是在整體構圖上,都十分的精致,一幅幅一幀幀都經過細心打磨、雕琢,可見匠心。
  “看!那就是女主角傾城的小時候!”
  電影開始,一個小男孩對一個小女孩說,如果她同意做他的奴隸,他將給她一點吃的。小女孩接受了,但很快違背了承諾并帶著食物逃跑,去尋找她的母親。
  郝拉看著小女孩,“這么小就學會騙人,長大了肯定不是個好姑娘!”
  莫小瞧白了他一眼,沒有理他。
  小女孩跑到黑暗中時,遇到了一個漂亮的女巫。
  女巫說:“你想成為全世界男人都想要追求的公主嗎?但代價是你將永遠無法體驗到真愛和快樂。你接受嗎?”
  小女孩:“我愿意!”
  莫小瞧側過來,輕聲道:“其實女巫的話就點明電影的名字。無極生太極,無極代表事物的絕對性,太極是一黑一白組成,代表了事物的兩面性、相對性。
  女巫給了女主角一把雙刃劍,得到美麗卻得不到愛情,與其說是詛咒,不如說是美麗的代價。
  女主像第一次接受饅頭卻不愿意成為奴隸一樣,這一次她同樣在反抗!”
  郝拉:“莫姐姐,這個女主不就是貪得無厭嘛,既想當裱紙,又想立牌...呃,別掐,我不說了!”
  莫小瞧放過了他胳膊上的肉,“別說話,聽著就好!”
  郝拉連忙點頭,聽著莫小瞧指著電影里牦牛谷戰役的畫面,說這一幕花費了一百多萬,又說劇組在香格里喇搭建了一座海棠精舍,花了兩百多萬...
  郝拉聽了這么多萬,暗暗咂舌,拍電影這么燒錢,真不是一般人的玩具。
  “......男主昆侖是個奴隸,他憑著超光速的奔跑,幫助傾城掙脫了命運的鎖鏈,最后傾城既得到了美麗外表,又獲得了愛情,混元歸一,重返無極,達到哲學中的終極境界‘理想國’。”
  電影最后,奴隸與公主擁抱在了一起,黑與白混而為一,莫小瞧的解說也落下了帷幕。
  郝拉聽了,心中暗暗地做了個類比。
  自己好比那個昆侖奴,莫小瞧就像是傾城。
  昆侖有異能,自己也有。
  昆侖甘愿為傾城犧牲,自己也可以做到。
  只是昆侖可以拉著傾城在天上飛,而自己卻需要被莫小瞧提著走。
  從這一點上看,自己比不上昆侖,應該努力了!
  ......
  “我覺得導演可能想表達‘愛無極限’的概念,可是對白太深奧,干巴巴的,有點故弄玄虛了。”
  看完了電影,莫小瞧說道。
  “這么說,我看不懂也算是正常的?”
  “不懂裝懂,這個道理你不懂嗎?”
  郝拉老老實實地搖頭。
  “不懂就學!”
  “好!”
  “我給你一個任務,你再請楊咪看一次電影,這一次一定不要傻乎乎地說自己沒看懂,行嗎?”
  “行!”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