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好人陸仁 > 第五章 你是不是做飯了

第五章 你是不是做飯了


  何厚德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見到外甥女王曉曉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曉曉來了。”他打了聲招呼,把包放在桌子上:“你舅媽人呢?”
  “舅媽買菜去了。”王曉曉不冷不熱的回答道。
  何厚德這才發現小丫頭似乎情緒不高。
  “怎么了,誰惹我們家小姑娘生氣了?”他坐到沙發上剝著橘子問道。
  王曉曉嘟著嘴抱怨道:“舅舅你身為警察,你外甥女包包被搶了,你管不管?”
  “誰搶的?”何厚德眉頭一皺。
  “一個瘦瘦的黃毛,騎著摩托車搶了我的包包。”
  “黃毛?”
  “嗯。”
  “我知道是誰了,你等我打個電話?”何厚德放下橘子,拿出手機:“喂,小張,去把南街的林三給我帶局里……對,現在,立刻馬上,先關起來餓幾天……”
  打完電話,他回頭心疼問王曉曉:“你人沒事吧?有沒有傷著哪兒?”
  王曉曉說道:“我沒事,幸虧碰見一個見義勇為的外賣小哥哥,他用身體擋住了摩托車,與歹徒殊死搏斗幫我把包包搶了回來。”
  想起陸仁,她的俏臉微紅,小哥哥人挺好的,就是老喜歡讓人謝謝他。
  何厚德聽到外甥女沒事才松了口氣。
  “沒想到咱們桐城還有這樣的好人……等等,你說這個人是送外賣的?”
  這么巧?
  他想起今天在天臺上那個穿著黃色外賣衣服的男人。
  現在送外賣還要兼職見義勇為?
  “他長什么樣?”他問道。
  “唔……我有他微信,我找找看。”
  王曉曉打開手機,在陸仁的朋友圈里找起來,“早上起床照了照鏡子,靠,這誰啊這么帥。”下面附上一張陸仁極度不要臉的自拍照,咧嘴笑的陽光燦爛。
  “就是他。”王曉曉把照片遞給何厚德看。
  何厚德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經怔住,還真是他?
  王曉曉笑道:“他被撞傷進了醫院,都沒跟我要醫藥費,我想請他吃頓飯感謝他。”
  何厚德想了想,說道:“你約個時間吧,這頓飯舅舅請,咱們是要好好謝謝他。”
  ……
  “來自何厚德的感謝,+20”
  陸仁回到出租屋的時候突然發現面板上出現這行字,怔了怔,何厚德是誰?
  他一時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有幫過這個人。
  “算了,不管了。”
  甩掉鞋子,瞪去襪子,脫了衣服,陸仁就沖進了衛生間洗澡。
  衣服上沾了許多血跡,洗起來估計挺麻煩的。
  洗完澡換了干凈的短衫短褲,神情氣爽的躺在床上核算起今天的收益起來。
  之前的感謝值都已經兌換成軟妹幣進了銀行卡里。
  后來在醫院,王曉曉又感謝了33感謝值。
  加上竇雙的感謝值1864,再加上剛剛的20,一共是1917感謝值。
  這可比送外賣賺錢的多。
  不過這次陸仁倒是沒有把感謝值都兌換成錢,他想留下來放在系統里,說不準哪天面對突發情況,還可以買一點商品用一下。
  【遺忘的男孩】雖然是兩星難度的任務,但是并不危險。
  任務困難的地方在于如何與竇雙溝通把他勸下天臺,如果失敗了那或許就是一條人命,陸仁會一直內疚下去。
  也就是說系統任務的難度并不是按照宿主受傷害的程度來區分,它應該有著另外一套評判的標準。
  陸仁打開背包,‘初級廚師技能書’安靜的躺在里面。
  “是否選擇學習‘初級初始技能’【選擇:是/否】”
  雖然感覺上是個挺雞肋的技能,但是陸仁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是。
  “初級廚師技能,獲得。”
  平靜的聲音在陸仁腦海中響起。
  此時,陸仁再去回想平日里做菜的時候,卻是想到了許多平日不曾注意的細節。
  煮過的肉不能用冷水沖洗,煎過的魚煲出的魚湯才會呈現奶白色,老抽是用來上色的,生抽是用來調味的……
  “這些誰不知道啊。”陸仁撇撇嘴,嘴上雖然說都知道,可他其實也清楚真正做菜的時候自己根本不會去注意這些細節。
  不過,做的再好也就是做菜的技能而已,不是武功秘籍。
  “好吧,白瞎了我辛苦完成的任務。”陸仁想起系統商城里的‘初級格斗技能書’‘初級飛機駕駛技能書’很是遺憾。
  他突然感覺有點餓了,忙活到現在晚飯還沒吃。
  走進廚房,發現家里只有一把掛面和幾根大蔥,要是放在平時他肯定就去樓下的S縣去湊合一頓了,可是今天得到了初級廚師技能他見到這兩樣東西腦子里突然蹦出了‘蔥油拌面’的做法。
  蔥油拌面,蔥和油的完美結合。
  他把水燒開,放些油鹽,下面條煮熟后把面條撈出,放涼水過涼,撈入大碗內。鍋里油熱,放入蔥花爆香,倒入小碗,再用生抽雞精調拌成汁,澆在面上。
  香噴噴的蔥油拌面出鍋。
  陸仁聞著蔥油香味咽了咽口水,看來這個初級廚師技能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雞肋,起碼能滿足自己的胃。
  這時,房門響起鑰匙插入鑰匙孔擰轉的聲音。
  房門打開,趙清歡走了進來,她一直都有陸仁出租屋的鑰匙,因為她就是房東。
  “好香啊,你是不是做飯了?”
  “嗯。”陸仁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好吃嗎?”
  聞著挺香,應該好吃吧。
  “嗯。”他點點頭。
  趙清歡微微一笑,語重心長的道:“陸仁啊,你作為一個男人這樣可不行,遇到女孩子問這種問題,你應該回答:好吃/不好吃/超好吃/還可以/想和你一起吃/想給你吃一口/想做給你吃/沒有你都不好吃,而不是‘嗯’,記住了嗎?”
  “……”噌飯吃還有這么多講究?
  陸仁翻了個白眼。
  “那再來一次。”趙清歡偷笑道。
  “哦。”
  “好香啊,你是不是做飯了?”
  “沒有!”陸仁直接把蔥油拌面端回了廚房。
  “……”趙清歡都想跟這貨絕交了。
  門外忽然傳來“咣當”一聲摔門的聲音,趙清歡嚇了一跳。
  “誰啊,這么沒素質。”她的心情很不美麗。
  陸仁眉頭微皺:“對門的。”
  “對門?對門不一老奶奶么,她走路都顫巍巍的費勁,還有力氣摔門?”
  “呃……她兒媳婦吧。”
  陸仁忽然覺得,這碗面好像煮的不太是時候。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