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劇本降臨 > 章22 劇本:我獄·時間之重 21

章22 劇本:我獄·時間之重 21


  眼前五彩斑斕,光怪陸離,猶如進入萬花筒世界一般,空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扭曲變形,時間似乎都發生卡頓。
  沈默再次落地時,大腿的傷勢痊愈,甚至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而榛克斯更是成為了一位年輕的帥小伙!
  可維之書竟然還有這般神奇能力,簡直震驚了在場四人。
  【叮,恭喜您完成任務1/2,生命的最后五分鐘。】
  【叮,任務3,任務4被未知力量干擾,你不會受到失去任務的懲罰,但您也不會獲得此任務獎勵評價,劇本修復中……。】
  【叮,完成任務2/2將結束劇本。】
  天空‘噼里啪啦’下起小雨,肥肉成與皮夾克簡直無法相信腦海中得到的信息。
  這個可維之書簡直就是個變態!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萬物有利必有弊,雖然通過可維之書的強大功能與沈默的超高精神躍過了任務3,任務4。
  但同樣也失去了這兩個任務獎勵評價,看來這個劇本的評分也不會太高,這倒是以后值得注意的地方。
  若想刷出超高評價,那么可維之書就要謹慎使用,但沈默也并不懊惱,他們現在本就爭分奪秒。
  想想監獄里有著無數山鬼騎士,再加上榛克斯這個豬隊友的DBUFF,也就均衡了。
  貝克街221號,這與沈默想象的英倫風街道完全不同,倒更像一個小鎮,街邊滿是二層小樓,路上行駛著稀疏的車輛,雨越下越大,哪些車輛紛紛搖起雨刷,沈默突然問著榛克斯道:“這是幾幾年?”
  “幾幾年?”榛克斯用看白癡的眼神接著道:“當然是夏歷1993年,秦鹿白統治的第三個年頭。”
  聽著榛克斯的話,沈默猛地看向已經顫抖的肥肉成。
  “你說什么!”肥肉成一把抓住榛克斯的肩膀道:“這是1993年?秦鹿白陛下統治?”
  沈默走到肥肉成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指向街邊一棟小樓道:“你看那里。”
  一棟潔白的小樓上掛滿了國旗,夏國的國旗是兩條金龍追逐著日月星辰的旗幟。
  小樓大門前還掛著一張青年的照片,根據沈默的記憶,這正是秦鹿白陛下年輕的樣子。
  肥肉成顫抖著跑到門前看著小樓秦鹿白下掛的牌匾:夏國北省春北市丹鎮管理中心。
  ‘咕嚕。’肥肉成轉身望向沈默,似乎再問這是怎么回事。
  “看來劇本并不是無中生有,很可能在現實都能找到準確地點,如果劇本是真實發生過的事,那么這個時間點很可疑。”
  “你是說!”
  沈默看著震驚的肥肉成點點頭道:“看來1993年的時候,就已經有怪物在這個世界了,同樣,這個世界也有著進化者,只不過我們不知道罷了,如果以上推測都是真的,那這個世界真的是太可怕了,一定有人在隱瞞什么,甚至有著驚天的陰謀。”
  “1993年,我還沒出生。”皮夾克伸了個懶腰。
  “接下來的任務你倆完成吧,我想去春北市看看。”沈默目光中露出一絲眷戀。
  肥肉成看著沈默似乎想到什么點點頭,丹鎮正是春北市管轄范圍,距離春北市也不到兩小時路程,皮夾克一直沒說自己是哪里的人,也沒有任何眷戀,他也沒提出異議。
  而肥肉成也想去一趟京都市,可是從這里到京都市即使是坐飛機,也最少需要4小時,不如好好完成任務了。
  “交給我們吧,如果下個劇本遇到一起,我們再見。”肥肉成面對沈默,突然有些不舍。
  皮夾克看著手里的手槍塞進沈默手中:“留著防身吧。”
  沈默在雨中露出一個微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道:“如果推測都是真的,以后有的是機會。”沈默晃了晃手中的可維之書,轉身攔下一輛出租車。
  “兄弟!”
  沈默轉身剛要拉開車門被肥肉成叫住。
  “怎么?”
  “如果有困難,到京都國防部找我,我叫李鐵成,真名!”
  沈默笑的燦爛回道:“知道了,我叫沈默。”
  沈默鉆進車,司機看了一眼渾身濕漉漉的沈默,又看了他手中厚厚的一本書,遞過一條干毛巾道:“去哪?”
  “春北市,幸福花園。”
  司機點點頭,這種長途打車在丹鎮很少見,司機想了想點點頭,這天也不好,正適合一單‘大活。’
  轎車緩緩行駛,玻璃上浮現一層水霧,除了擋風玻璃被雨刷掃凈,周圍一片霧蒙蒙的。
  “你是教友?好像沒見過你。”
  “嗯?”沈默疑問,教友?
  夏國有教派么?
  司機嘴角撇了一下搖著頭道:“不是么?也對,自從榛教主失蹤的這三年,凈天教也落魄了。”
  “凈天教?”這個名字似乎還真聽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凈天?
  沈默喃喃自語,隨后靈光乍現,瞳孔不斷放大。
  滅世凈天!
  榛教主。
  榛克斯!!!
  糟了!
  “停車!!!快停車!!!”沈默驚呼,內心閃過一絲驚恐,心臟猛然跳動,眼中涌出無數血色字符,世界在這一剎那靜止,轎車前出現一道金光璀璨的大門。
  腦海中閃過無數記憶碎片,那是在大一那年,沈默作為新生初次進入大學校園,歷史老師在樹蔭下講著北省歷史故事。
  凈天教,邪教,建立于1987年,經過3年發展,教徒一時鼎盛,足有1400多人,但教主榛克斯卻離奇失蹤三年,1993年時再次出現,他回家當天,就殘忍殺害了妻兒,并宣布他已得到真神神通,這件事當時震驚夏國,丹鎮也在那一天遭到榛克斯屠殺,秦鹿白殿下甚至親自下令捕捉榛克斯,遇到反抗可就地擊斃!
  肥肉成,皮夾克,危險!!!
  吱嘎!
  沈默猛地一震,一道汽車剎車與濕滑路面摩擦聲猛地響起,車頓時失去平衡在地面畫著S曲線。
  沈默此刻如同被捏住了脖子一般,呼吸猛地停止,心臟劇烈狂跳,血液激流,瞬間面紅耳赤,血管崩起。
  “你搞什么東西,嚇死老子了,快滾快滾!”司機握緊放下盤嚇得不輕。
  “別TM廢話,到貝克街221號,快!”沈默直接掏出手槍對著他的腦門大吼。
  司機被沈默的動作嚇了一跳,車在他的操控下迅速調頭,速度比來時剛剛兩倍不止。
  五分鐘后,貝克街221號。
  這同樣是一棟小樓,墻面貼著淡藍色瓷磚,大門緊閉,沈默剛下車,出租車一溜煙的便加速消失在大雨之中。
  沈默內心閃過一絲不安,這種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沒人可以超過榛克斯的實力,但他終究也只是普通人,肥肉成,皮夾克,你倆不會有事的!
  沈默試著推了一下房門,房門緊鎖,退后兩步,一腳踹在大門上。
  轟!
  大門一腳便被踹開,門內一家人正在吃飯,這一變故嚇得他們筷子都掉在地上。
  沈默內心升起一絲不詳,榛克斯在說謊,他家不在貝克街221號!
  “你,你,你……咕嚕。”屋內的中年男子護住妻兒,說話有些哆嗦。
  “你們認識榛克斯么?他家在哪?怎么走?”沈默語速極快,連續發問。
  男子有些失神,伸出一指手指左右亂指了一下停在了北方:“北走第三棟……。”
  小鎮并不大,家家戶戶都互相熟悉。
  沈默沒聽后面的話,猛地轉身跑進大雨之中。
  …………
  “坐,這就是我家,怎么樣,還不錯吧。”榛克斯將肥肉成與皮夾克請入家門接著道:“我去給你們倒杯水。”
  “欸?你妻兒呢?”肥肉成好奇的問了一嘴,他們要完成的任務是拯救榛克斯的妻兒,但是回到家后,家里竟然一人沒有。
  榛克斯指了指窗外大雨道:“可能因為大雨,在哪里避雨吧,一會就回來了。”說著,榛克斯轉身走進廚房。
  “胖哥,你說也挺怪,按理說咱們都完成1/2任務了,也解除了死亡倒計時,但是任務2/2竟然還沒完成,沒道理啊,按理說他的妻兒應該連倒計時都不會觸發的啊。”皮夾克坐在椅子上無聊的支著下巴。
  “嗯?”
  “而且你看這間屋子,怎么看都不像有人住的樣子,冷冷清清的。”皮夾克伸手摸了一把桌面道:“雖然總有人打掃,但你看這里。”
  說著,皮夾克用鞋貼著桌子腿蹭了一下,頓時一大層浮灰落在鞋面:“打掃的也不仔細,就好像每天匆匆對付一下似的。”
  “嗯?”經過皮夾克一說,肥肉成也產生了一絲疑惑。
  “欸,你說是不是榛克斯他老婆偷漢子,基本不在家住。”皮夾克低聲走進肥肉成笑道。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