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欲戰江湖誰與爭鋒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司馬德戡看著已經無路可退的棋盤沉默了半天。
  
      這時劉俊逸突然道。“將軍,輸贏常事。”
  
      司馬德戡道。“我并非不能接受失敗,但是我不知道為什么會失敗。”
  
      劉俊逸道。“將軍,若說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我不如你。但是若說拿捏人心,你未必會比我強。”
  
      說到這他看了眼棋盤,“這盤棋你早就贏了,而你想要贏的漂亮這無可厚非,不過你一次次給我機會這是個錯誤的決定。”
  
      聞言,司馬德戡雙瞳驟然一縮。“你早就知道我的目的,故意給我機會將軍。”
  
      劉俊逸笑了笑。“其實我一直都在想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和我下這盤棋,后來我想明白了。你并不是想贏,而是想要我。所以這盤棋怎么下已經不重要了,就算我把致命的失誤暴露在你面前你也不會輕易的結束這盤棋,因為你不目的還沒達道。”
  
      司馬德戡苦笑。“大意了。沒想到倆匹馬你也能……”
  
      劉俊逸道。“將軍,你太懂棋了。要是真的靠技術我確實贏不了你,但是你驕傲。我也是利用你驕傲的心理,才僥幸贏的。”
  
      司馬德戡說道。“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控制了整個棋局,看來我是自作多情了。”
  
      劉俊逸搖頭。“你確實控制了棋局,前面我也很吃力。不過你太專注與棋局,忽略了人性的缺點。你把弱點提前就暴露了出來讓我有恃無恐,就算自己出錯了也不會輸。”
  
      司馬德戡笑了笑。“你這么說我好受多了。”
  
      他看向棋盤沉聲道。“這就是你的決定嗎?”
  
      劉俊逸沉默片刻,然后道。“將軍,你說你有權利。你想殺我可以調動千軍萬馬,這點我比不了。不過你也小看了各人能力,就如這棋局。陣容上看,面對你的千軍萬馬我沒有還手之力。但是我能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我不需要面對你的千軍萬馬,我只要能面對你就夠了。”
  
      聲音落下,司馬德戡猶豫了一會隨后笑道。“不如在來一盤?”
  
      劉俊逸笑了笑。“人生如棋,輸了就是輸了。”
  
      司馬德戡沒有說話,他心中有些懊惱,他太過于自信才讓劉俊逸鉆了空子。
  
      “其實這盤棋,對我不太公平啊!”
  
      劉俊逸道。“人生就是這樣,哪有什么公平。再說路都是自己選的,就要接受失敗的后果。”
  
      說完,他便走出門口,剛要開門好像想到了什么,回頭看向司馬德戡。“將軍在多囑咐你一句,適可而止。這世界上哪有不亡之國,不死之人,不掘之墳。國炸在長不過八百,人壽在長不過百年。那自己爭的這一切又有什么意思?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
  
      說完,他便推門而走。棋盤前司馬德戡楞了一下,輕聲道。“難道,我真的錯了?”
  
      劉俊逸剛走出來就看見站在一旁的風歌月,還有那把酒館圍的水泄不通的五十人。
  
      風歌月走了過來。“他是不是……”
  
      劉俊逸微笑的搖了搖頭。“現在什么都別問。”
  
      風歌月雖然好奇但是也分得清場合,這時候沉默就是最好的選擇。
  
      弘璆突然開口道。“小子,你怎么出來了?”
  
      劉俊逸反問道。“棋下完了,還留著干嘛?”
  
      弘璆眉心緊皺,劉俊逸的態度讓他很是不爽。如果不是忌憚劉俊逸的實力他早就一刀劈了過去。
  
      “小子,生而為人勸你收斂些。”
  
      劉俊逸向前走了一步,微笑道。“我也想低調,不過實力不允許啊!我也沒辦法。”
  
      聞言,弘璆眼皮直跳。泥人自有三分怒,弘璆也被氣的不輕,沖動之下竟然拔出佩劍刺向劉俊逸。
  
      就在那柄劍來到劉俊逸眼前的時候卻挺了下來,剛才劉俊逸倆指一夾夾住了他的佩劍。
  
      片刻后,劉俊逸笑了笑。“你若知道我們的差距,就知道今天的舉動何其愚蠢。”
  
      聲音落下,劉俊逸雙指用力,弘璆身體一個踉蹌向后退了數步。
  
      見狀,一旁的護衛直接將劉俊逸圍了起來,眼神冰冷。
  
      劉俊逸倒是一臉風輕云淡,掃了一眼眾人道。“我趕時間,一起上吧!”
  
      他們當然不會放縱劉俊逸猖狂,當下就準備群攻。
  
      “都住手。”突然,眾人身后傳來一道聲音。聞聲,幾人連忙下跪。
  
      “將軍。”弘璆行禮道。
  
      司馬德戡看了一眼劉俊逸隨后說道。“讓他們走。”
  
      聲音落下,將劉俊逸包圍的幾名士兵紛紛讓出了一條路。
  
      劉俊逸朝著司馬德戡抱了一拳道。“多謝將軍。”
  
      隨后他看了弘璆一眼,挑動了一下眉毛走去。
  
      就在這時,司馬德戡突然說道。“等一下。”
  
      劉俊逸楞了一下,轉過頭去。“將軍還有何事?”
  
      司馬德戡笑了笑,從懷中掏出一枚玉佩。“別害怕,我留不住你。這玉佩你拿著,還是那句話我司馬德戡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說完他將玉佩扔劉俊逸。
  
      劉俊逸看向手中的玉佩凝神片刻,隨后將它握緊在手心。“多謝將軍抬愛,我劉俊逸雖然過不了你們那種生活,但也是中原的一份子。中原有難,劉俊逸定追隨將軍平叛亂。”
  
      聞言,司馬德戡雙瞳驟然一縮猶豫了半天才開口。“你有此心最好。”
  
      言語之間有些失望,劉俊逸這話的意思他明白。我不為朝廷,也不為他司馬德戡但戰火要是燒到了中原他才肯和朝廷并肩作戰。
  
      “將軍,那我們后會有期。”
  
      司馬德戡看著劉俊逸遠去的背影,眼中毫不掩飾一種失望。“如此虎將卻不為我所用。”
  
      弘璆道。“將軍,您會不會太抬舉他了?”
  
      司馬德戡笑了笑。“要不,你和他打一架?”
  
      弘璆沉默。
  
      司馬德戡又說道。“上次見面,還記得嗎?他臨危地,而不色變。處波瀾,而不驚。能在那種情況下,做出正確的選擇還不夠優秀嗎?”
  
      弘璆猶豫了一會,說道。“在優秀如何,還不是白身一位,不為將軍所用。”
  
      司馬德戡楞了一下,隨后笑道。“有些道理。”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