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 > 第124章:那就丑著吧

第124章:那就丑著吧


  女紅大賽就在宮中舉行。
  某一處大殿外頭,已經聚集了很多打扮得整齊漂亮的姑娘,還有很多姑娘正往這里趕。
  百花叢中,三三兩兩的姑娘正湊在一起,語笑嫣然,翹首期盼。
  今年的女紅大賽,第一名是由皇帝賞賜,并且是皇上滿足一個愿望,這簡直是最好的獎品了。
  既然是由皇上賞賜,那么,皇上會出席吧?
  聽說皇上長得極其好看,是西涼最美的男子。
  一眾沒有見過皇上的貴族姑娘,想想便激動不已。
  夏笙暖打扮得很低調,帶著春桃,掐著時間點過來的。
  兩人才來到,那邊淑妃便虛虛攙扶著太后娘娘過來了。
  原本太后身邊的人是雪貴妃才對的,不過,雪貴妃每到春天便會哮喘咳嗽嚴重,在秋山行宮那邊靜養,還沒有回來。
  淑妃是女紅大賽的主辦人,德妃協管后宮的權力被收回后,這協管后宮的權力,落到了淑妃的頭上。
  雙重名頭,理所當然的陪在太后娘娘身邊。
  一眾妃嬪和貴族姑娘齊齊行禮,“見過太后娘娘,見過淑妃娘娘,太后娘娘,淑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太后朝大家擺擺手,“都免禮吧。”
  然后進了大殿,坐在了上首,淑妃坐在了她的下手邊。
  一眾姑娘有序的恭敬的跟著走了進來。
  德妃看看上頭的淑妃,再看看那邊角落里的夏笙暖,氣得心口一絞一絞的。
  今天無論如何要拿第一名,奪回協管后宮的權力。
  香妃捏著小鏡子,一直在照自己的臉。
  上次的紅痕雖然消了,可是還有一點點細微的痕跡,一會可是要見皇上的,非常懊惱竟然不能以最美的姿態呈現給皇上看。
  她就站在夏笙暖的身旁,夏笙暖看見她左照右照的,淡淡道,“香妃若是想要臉蛋上的紅痕不見,本宮這有最上等的胭脂,撲一撲就能美顏如初,香妃要試試嗎?”
  “笙妃還是留著自己用吧。”香妃白了她一眼,冷冷一句。
  這女人,昨天才害她們掉下湖中,今天就給她胭脂,絕對不安好心。
  “哦,香妃不要,那就丑著吧。”夏笙暖施施然的道。
  買賣嘛,當然是你情我愿的,她也不能強來。
  香妃:“……”
  冷哼一聲轉開了臉。
  卻真是糾結了起來,愛美如命的她,受不了自己有一點不漂亮,不知要不要戴面紗遮起來。
  一個穿著碧色衣裳,打扮得低調但舒服好看的姑娘走了過來,客氣的行禮道,“臣女見過笙妃娘娘。”
  夏笙暖看著她微微蹙眉,第一次有姑娘專門過來跟她行禮。
  姑娘看見她狐疑,輕聲道,“臣女是將軍府的大姑娘趙蕓兒,用了笙妃娘娘賞賜的胭脂,覺得非常好用,特來謝謝娘娘。”
  夏笙暖恍然大悟,笑道,“原來是蕓兒姑娘,姑娘肌膚白凈,本宮親手研制的胭脂很襯你,暈染一點在臉上,氣色立馬會好很多,本宮這還有很多,一會讓人給府上送去。”
  趙蕓兒不想娘娘這么爽朗客氣,倒是驚了一下,但她也不是扭捏之人,客氣道,“臣女謝娘娘賞賜。”
  “不必多禮,好東西就是要分享嘛。”夏笙暖淺淺笑道。
  兩人交談幾句便相互有了好感,愉悅的聊了起來。
  一旁的香妃看了幾眼趙蕓兒的臉,一眼便看出那胭脂果然極好,暈染在小臉蛋上,完全看不出瑕疵,冰肌雪膚中帶著一點紅撲撲,非常的好看。
  對美的追求還是跨越了障礙。
  她轉眸看著夏笙暖道,“笙妃不是有最好的胭脂么,給本宮試試。”
  一副“本宮就勉為其難試試好了”的傲嬌樣。
  “可以啊,一百兩一盒,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夏笙暖非常的爽快。
  香妃:“……”
  猛的一噎,不能置信的看著她。
  這女人鉆錢眼里去了吧,她給她面子才用她的胭脂,她竟然跟她談錢!
  “買賣不成仁義在,香妃不必如此瞪本宮呀。”夏笙暖淡淡一句。
  香妃:“……”
  好一會才咬牙道,“小翠,給她一百兩。”
  “是。”
  小翠從荷包里拿出了一百兩,遞了過去。
  夏笙暖喜滋滋的接過,示意碧桃給她拿了一盒胭脂。
  宮非寒踏進來,便看見這女人在收銀票,眼角幾不可見的抽了一下。。
  寫字沒見她這么聰明,做買賣倒是無比精通,不知道高潔的女人,都是視金錢如糞土的么。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