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遼之揮灑風采 > 李文營寨說情況,蕭天佐大悟分析

李文營寨說情況,蕭天佐大悟分析

此時此刻的李文也緊跟著蕭天佐的腳步,他知道此刻的蕭天佐迫切地想要了解到宋軍營寨發生的情況。他此刻的情況是特別激動地,別人無法理解蕭天佐此刻的心情,而李文是能夠特別讀懂的。
  
  在這個時候的蕭天佐?,自己的心情雖然急力在隱藏自己的心思。他的內心深處更多除了激動,還有激蕩平穩的內心。
  
  此刻只見他蕭天佐突然開口說道:?“德明說說看,你在宋軍營寨里面發生的事情,都說給我聽一下,我來聽聽看看他們對于我突然而來邀請他們吃飯,是什么表情?”
  
  李文理了理頭緒,只見他突然趕緊滴說道:“是這樣的我來到了營寨,遭遇到宋國士兵阻攔,他們一開始不讓我進的?到后來遇到一個叫廖武的人正在外面巡邏,他看到了我,他爸我帶了進去,我于是慢慢地跟進了他的腳步。我的內心深處很是激動,畢竟是要見到了范質這個人,等我進去的時候,他的表現是特別的激動,還說要與手下商議一下,打算好好針對接下來的事情做出詳細的應對方案,很快在一個多小時后,他就與手下商議好了,他們答應了我們到他們營寨去與他們聚餐,為此他還送我離開這個宋軍營寨去了?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將軍大致就是這樣的。”?
  
  聽到了?這樣的情況蕭天佐感覺到有點不對勁,這個時候的蕭天佐內心也從剛才急躁變為平穩了一些,此刻他的心情格外冷靜,此時的他感覺目前發生的事情發生的太過巧合,總感覺太順利,這就是他的心。他覺得很不對勁。只見他還是笑著開口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總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對了德明我問你在他送你離開的時候有什么不尋常之處都給我詳細講講,不要錯過一些不該錯過環節,你就從送你離開的時候講起,不要錯漏任何出入。”
  
  李文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很好奇他總感覺自己家的將軍,太過多疑了一下,只見他開口說道:“將軍屬下我覺得事情還是算順利的,您是不是太過多疑了,屬下我沒發覺有什么問題。”?
  
  蕭天佐笑了笑然后開口說道:“沒事你就給我講講吧!并不是我多疑我就是想吧我的頭緒打開了一下。我總是覺得事情太過不對勁,這個時候我們不能錯過任何環節,如今對于我們是多事之秋,一不小心很可能出現大的錯誤,我們不能因為細小環節影響全盤規劃,好啦,你就說說看吧!不要錯漏了一個有關的消息。”?
  
  ?聽見了蕭天佐都這么說,他也不好意思不告訴他,只能把消息全部給漏出來。只見他耐心地開口解答地說道:“是這樣的,他親自把我送離開寨門,還說我一路到來辛苦了,想要把我給留下來,因為我有事情,所以我只好拒絕了他的要求,他那個時候也是很激動,說了一句你多保重之類的話,還說以后有機會還會照顧我的話,他的內心都流出了眼淚。具體的都還是這些情況,其中也并沒有發生什么特有情況,大致的也就這么多,其他的我也是不知道了。”
  
  蕭天佐開始思路了范質的做法,開始回憶如果自己是他的做法,這個中途李文也沒有打擾他,他知道蕭天佐脾氣他在思考的時候最討厭別人的打擾的,此刻他開始考慮自己是范質這個人的人做法,很快他就醞釀覺察出了一絲陰謀味道,只見他突然明白了過來,只見他心里冷笑暗想我終于?明白原來如此,這一切都是陰謀詭計,可算讓我明白了。
  
  只見他都開始哈哈大笑起來,然后突然開口說道:“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總算明白了,這一切都是陰謀,范質這個老狐貍是算把你故意放回來目的就是好實施他的計劃,他自作聰明多此一舉的做法,到頭來還是讓我發現,他要不搞后面送別的戲說不定我還不能發現什么,但是他多此一舉搞這個,就是自取其辱,我明白了這都是他精心設計好的計劃,他是故意那么做的,而且我敢肯定這一場戲打從你去見范質他就已經開始在演給你看了,這才是范質老奸巨猾之處。這個老狐貍自己把自己計劃放在我的眼前,到時候失敗的只有他自己。”
  
  這個時候的李文有點搞不清楚蕭天佐,這么說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看來蕭天佐的心思到底什么,只見他開始詢問地說道:“將軍您說的送別一場戲還說這次這都是范質這人演的,但是我打離開的時候都沒有覺察出什么問題啊!我看是將軍您的猜測是不是您的主觀太多了,我到不發覺問題所在。”?
  
  這個時候的蕭天佐也是開始解答地說道:“你不懂啊!這才是蕭天佐陰險之處,要不然他為啥會在岳州的時候做了那么多準備,還讓我們背鍋,可見這一次他還是想誘我們去與他們的人見面,然后根據我們的情況尋求后發制人,這個老狐貍自作聰明,可能不止你還有我都算到在其中,他是把我們當做誘餌,他把你送離開營寨還有他留下的幾滴眼淚,不過是想通過你的嘴來把我們誘進圈套里面來,不然他也不至于準備了那么久。但是他自己萬萬沒有想到,因為他的一個細小環節,造成大的出入,這一次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苦心做了那么多準備,看來是上天讓我處在有利局面中來。”?
  
  李文還是有些不懂啊!只見他笑著開口說道:“將軍屬下還是不懂啊!您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想不通啊,他對我說有什么用處啊將軍。”?
  
  蕭天佐笑著開口說道:“這個時候他對于你說這些就是想要通過你的嘴巴向我闡述情況,而且他以前或者之前表現得緊張,不過就是他演來給你看,準確的說這一次你的突然到來確實讓他驚訝了但是他在聽了他手下的話很快他的驚訝就有增無減演給你們看看,只有通過你的復數,也只有通過你到這兒來然后送你幾步,村托出來的感覺,那樣我才會上當,只有那樣他才能成功,如今他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如果我再去他的計劃就成功一大半,這樣更能讓他計劃能夠順利實施開來,這才是他的計劃所在也是蕭天佐厲害的地方來。你們看出來說明他隱藏的夠深,我想之前他通過派手下的尋營了解情況也是范質讓他們那么做的,他那么做更是想把我計算在里面,他原來是想簡單尋查一下,或者故意瞅一下我軍營寨,但是他看到我派你來才有后來的一系列安排,可以看出這個老狐貍才是真正的老奸巨猾不好對付。我如果不仔細應對說不定到了營寨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的李文開口說道:“將軍您說得極是,還是屬下愚笨,硬是沒有看出來,那您說我們應該怎么應對,畢竟范質老奸巨猾,我們必須要格外小心啊!要不然說不定我們還是會上了一個的大當,您就說一下。”
  
  蕭天佐笑了笑然后開口說道:“你先不要急,我已經有了應對,我知道這個時候范質會玩花樣,再有我這次就是想要和他玩玩花樣,為何呢因為我想要爭取時間,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咱們要做的就是要盡力地保證我們大遼的人平安到達,現在對于我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對于他們同樣也是一樣的道理。但是他們耗得起,在這個時候我們就要給他們來一個同樣的玩法,那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們也必須要給他們造成一種我們耗不起。這個時候的我們是要與他們見面,但是見面是要見面,但絕對不是現在,按照目前發生的情況,這個范質突然演戲來給我們看,那么這次既然他們想要演戲,那我們就同樣的道理給他們演一場戲,我要讓他們看不清我們的虛實,實則虛之,虛則實之,虛虛實實,實實虛虛,這次我去遼軍營寨我就是要好好陪他們玩一玩,爭取為柳明先生他們他們的平安到達多爭取點時間,現在只要他們以為我們是要怎么怎么樣,那樣他們就一定會吃大虧,我們現在并不是急在這一時半會,去是要去的,但還是要仔細思考一下,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找人來,或者說現在要做的還是要先找來人先仔細商議一下我們的計劃,根據制定計劃那樣確保制定出一個完美可行的方案來,以保計劃成功實施,希望柳明先生他們一切順利,同時也希望目前發生的一切都還好的。”
  
  這個時候的李文突然開口說道:“將軍您說的有道理我都懂,我也明白了,我立刻就下去通知各位將軍他們來開會,您就放心吧!我先下去安排去了,屬下告退!”
  
  蕭天佐也是原本決定讓他這么做,聽到了他自己這么說的他也是開始點了點頭,只見他也只是開口說了一句話道:“嗯好啦!我明白了你的心意,你先下去著手準備去吧,你這次辦的漂亮,等有機會我會為你慶功,去吧!下去通知吧我就在這里待著等你回來。”
  
  這個時候的李文也獨自離開營寨去各個營寨通知蕭天佐這座大營里面的所有人來開會,在這個時候的李文看來自己家將軍這次計劃一定能成功,此刻蕭天佐已經開始大笑了起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在他看來好戲才剛剛開始,這個時候的他自己繼續在這獨自在營寨里面好好躺一下然后再起來。
  
  ?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