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系統挑了我 > 第五十章 系統賣假藥 周更求收藏!

第五十章 系統賣假藥 周更求收藏!


  此時已是入夜,林殊他們找了個山洞,打算先在里面過宿一晚,待梁超恢復得七七八八的時候,他們才回去。
  林殊坐在山洞旁邊的一棵大樹的樹枝上,有些無聊。
  因為黑夜降臨后,山里的妖獸變得非常活躍,得需要一個人來守夜,身為兩人中唯一還能活蹦亂跳的男人,林殊便主動肩負起了這個責任。
  開始時何依云還不同意,說是讓她們幾個女的輪流守夜,而他倆安心的療傷便可,而且何依云更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對林殊問長問短的,這讓他整個人都變得不自在。
  最后沒辦法,他為了證明自己是真的好了,不得不讓她來檢查傷勢,這不,他才得以逃了出來。
  其實,他的傷真的早就好了,就在吞服療傷丹藥后,胸口處的那一片淤血便快速消散了,再加上他的身體素質格外的好,恢復能力強得一匹,又有系統隨時隨地的自動修復功能,這點小傷完全不夠看。
  雖是如此,但當時挨了那一下,真的疼得他懷疑人生,若是他提前提防了,興許情況會好很多。
  不過,筑基后期的妖獸就是強大,經過這一戰后,他可是深有體會。
  想當初在試煉場的時候,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各種越階各種揍,一副秒天秒地秒空氣的模樣,還真是慶幸沒有被妖獸給宰了。特別是他還狂妄到去挑釁人家赤焰狂獅,沒想到的是,還真讓他給成功了,他那時可是練氣中期而已啊!
  一想到這,林殊不禁失笑,有點得意。可惜不能告訴別人,不然他肯定會向他們好好吹吹自己有多么的牛叉轟轟,不,應該是說說其中的驚心動魄的較量。
  不過隨即他卻又惆悵了,空間背包里的無名劍至今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去修復,而且現在他也不敢拿出來,若是那殺千刀的恰好在這附近閑逛,將它吸引過來可就麻煩大了。
  何況現在烏漆麻黑的,到處都是危險,還是不要作死比較好。
  林殊喚出系統,問道:“系統,到底怎樣才能修復無名劍?”
  “叮,循因得解!”系統回答得十分簡潔。
  林殊嘀咕著:“循因得解?”
  雖然系統的話文鄒鄒的,但林殊還是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只是,這要怎么做呢?他依稀記得,無名劍是因為等級過低,無法煉化金丹,其內龐大的能量導致劍體損壞,才會出現裂痕的。
  可是他不知道從哪方面下手,既然等級過低,那就是說可以通過提高它的等級,這樣它就能夠煉化金丹了。
  但問題是要怎么做才能升級呢?林殊對此表示無解。而且它的劍身都出現裂痕了,難道它還能重新愈合不成?
  “要不我將那多出的能量給吸收了?”林殊想到。
  他覺得金丹中的能量無非就跟妖獸血肉的能量一樣,畢竟它們的出處都是妖獸,本質應該是相同的。
  同樣,他也知道妖獸金丹中蘊含的能量非同小可,因為它是整個妖獸的核心所在,乃是修仙的道果,是單純的妖獸血肉無法衡量的。
  可問題是他要怎么吸收呢?他都感應不到金丹的氣息,更加談不上吸收煉化了。
  “既然殺千刀都能感受得到,那我也可以!”
  隨即他意念一動,打開了空間背包,將無名劍從里面取出來。他也想好了,一察覺到殺千刀過來,大不了又丟進去,讓它懷疑人生。
  他將無名劍平放在雙手之上,立即催動吞妖煉獸訣,嘗試能否通過此法訣來感應赤焰狂獅金丹的氣息。
  藍白色的靈力自林殊的雙手而出,然后纏繞著無名劍,將它包裹起來,懸浮在他的胸前。
  片刻后。
  林殊皺著眉頭,有些失望。他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異樣,連半點妖獸的氣息都沒有,這就是一把平平無奇的劍。
  可就是這樣一把劍,卻能自主吞噬妖獸的金丹,真是怪哉邪乎!
  思來想去,還是無果,他只好把劍收起。
  透過樹間的間隙,殘月揮灑著皎潔的月光,讓人心中一暖。天上的繁星點點,疏密錯落,大小不一,但都在拼命閃爍著光芒,好似要讓仰望星空的人能夠看到它們的存在。
  林殊抬著頭,望著那輪彎月,思緒萬千,他想到了家人、朋友、他關心以及關心他的人,頓時,心中的孤獨感油然而生。
  雖處異鄉,但天上的月亮依舊不變,溫暖卻又使人傷感,它每一晚都在趕路,從西邊到東邊,不知疲倦,讓他覺得自己仿佛還在同一片星空下。
  一夜無眠。
  天還未放亮,林殊就開始了日常的修煉。盡管一晚上沒睡,但他的精神依舊很好,好像有用不完的精氣神。
  不過,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林殊來時是吞服了一枚辟谷丹,可這才過了幾天啊?他現在就覺得餓了。
  他懷疑系統賣了假貨,不然效果不會這么差。林殊將那瓶還沒用完的辟谷丹揣在懷里,心中冷哼一聲,沒想到平時“忠厚老實”的系統會在小事方面做手腳,真是無良的奸商,毫不底線!
  他決定了,定要好好制裁它,反正他有證據在手,總不能讓它逍遙法外,除非它能夠意思意思。不然,哼,就不是意思意思能夠解決的了。
  就在他準備打黑掃惡時,四人從山洞里走了出來。
  何依云眉頭一挑,語氣怪怪的說道:“喲,這么勤快啊,我還以為你在睡大覺呢。”
  “咕……咕!”
  林殊沒有理會她,不過他的肚子卻開了口。
  “呵呵呵……。”林殊撓撓頭,用傻笑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這更是逗到何依云了,只見她捂著嘴,笑道:“嘻嘻嘻,沒想到你還有這么可愛的時候。”
  聞言,林殊心頭一緊,瞄了一眼旁邊的柳問晴,不由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想與何依云有任何關系。
  她接著問道:“你有帶辟谷丹嗎?”
  林殊從懷里掏出了瓶子,搖了搖,使得辟谷丹在里面碰撞,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并道:“沒用,前兩天剛吃了。”。
  “給我,我幫你看看。”何依云一把將瓶子給抓了過來。
  她倒出了一枚,拿在手上,隨即卻是睜大雙眼,道:“咦,這丹藥?!”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