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死亡之最終試煉 > 第二百零一章 喬治

第二百零一章 喬治

    克里斯受不了了,被一個低年級的學員比下去,又落選進入軍隊,再被羅寒挑釁校長,到現在羅寒直接約架,這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哪里還有什么理智,直接啟動機甲,朝著大門口沖了出去。
  
      “住手!”張東流急忙喝止,可現在的克里斯哪里聽得進去,跑到校門口,直接操作機甲以一個華麗的空翻越過了圍墻,落在了校門口寬闊的街道上。
  
      “喲呵,挺熟練的嘛。晚上是不是經常這樣翻墻出去上網?”羅寒把頭盔扔在一邊,將腰間的高頻震蕩刃扒出來啟動,打趣地說道。
  
      克里斯聽不懂羅寒這幾千年前的幽默,只是覺得受到了輕視,也不管自己以機甲對付普通人是不是以大欺小,直接一記鐵拳砸了下來。
  
      所有看著這邊的學生都叫出了聲,有的興奮,有的擔憂,有的鄙視。然而羅寒卻沒有提前躲閃,反而說道:“這機甲挺貴吧?修起來肯定要花很多錢。”
  
      克里斯心道:“我這可是東河城最好的民用改裝機甲,可不會因為打死一個混蛋就需要送修。”
  
      可是當拳頭快要接觸到羅寒身體時,羅寒卻用左手以驚人的反應在鋼鐵手臂上一按,一個空翻到了克里斯的頭頂,將高頻震蕩刃ha j了機甲的頭部。
  
      “如果你是個帝機甲駕駛員,這一刀會直接ha j駕駛倉。”羅寒拔出高頻震蕩刃,瀟灑地落在地上,一陣柔和的風吹過,將羅寒的頭發吹得無比飄逸。“順便說一句,你的技術比我干掉那些機甲駕駛員差太多了,這種情況他們至少還能偏一下頭,雖然結局沒什么不同。”
  
      克里斯已經懵了,他根本就沒想到,有人能躲過機甲的鐵拳,瞬間反殺。但實際上,羅寒并沒有用全力,換個普通的格斗高手都可以做到這一點。因為一臺身高五六米的機甲的出拳實在太好判斷了,而克里斯缺乏和格斗高手對戰的經驗,技術又達不到普通軍隊機甲駕駛員的水準。當然,仗著金屬外殼欺負沒有高頻震蕩刃的普通人還是可以的。
  
      “講道理你不行,打架你也不行,你有什么資格跟我bb?”
  
      克里斯羞得滿臉通紅,機甲頭部被破壞又沒辦法翻墻回去,只能躲在機甲里不吭聲。羅寒也不再理會克里斯,回樹下撿起頭盔當枕頭躺下看天。羅寒對機甲不了解,但破壞機甲已經很有經驗,知道大多數機甲的平衡感應系統都是在頭部,因為頭部是機甲身體上最少受到強烈震蕩的部位,也是常規攻擊比較難攻擊到的部位。一旦頭部被破壞,就基本沒辦法使用雙腳走路,很容易摔倒。也有一些王牌機甲駕駛員,可以在平衡感應系統被破壞后依靠經驗和操作保持機甲平衡,但克里斯顯然距離王牌差了十萬八千里。
  
      看著冰藍色的天空和那顆碩大卻柔和的恒星,羅寒想起了曾經看過的機甲流小說,這個世界也許就是參考了那些小說設計出來的。機甲擁有ai極高的光腦,以完成各種各樣的基礎動作。而駕駛員的作用,就是將各種基礎動作指令組合成一個戰術動作,進行戰斗。指令輸入的時機和正確度關乎機甲動作的標準與否。想要將機甲操作得和真人一樣,需要長期的訓練,而想要將機甲控制得和特種兵或者格斗高手一樣,恐怕還需要出眾的天賦。
  
      羅寒突然想到,既然光腦能夠控制機甲的基礎動作,會不會有直接使用ai控制的機甲?但仔細想想又覺得不現實。如果是沒有自主意識的ai,必然會是僵硬死板,雖然不會失誤,但沒有創造力,很容易就會被摸清套路,然后被敵人下套。如果是有自主意識的ai,呵呵……人類敢讓這樣的ai控制機甲這種戰爭兇器嗎?自主意識意味著不受控,不受控的兵器絕對不會是人類研究的方向,搞這種研究的人都應該人道毀滅。
  
      其實也可以遠程遙控機甲嘛,不過這樣一遇到信號干擾就成了廢品,或者可以像ea那樣一失控就暴走?為什么機甲自爆系統只是炸操作臺?干脆直接裝顆核彈,搞i sha式襲擊?核彈污染太嚴重了,而且不太人道,不符合兩個宇宙大國的形象。自爆主要是為了防止機甲被敵人俘虜反過來對付自己,如果自己回收有現成的配件可以直接修復……
  
      羅寒走神了,主要是太無聊,不想點什么分散注意力實在太難受。
  
      羅寒走神的時候,克里斯正飽受煎熬,反復掙扎著要不要叫人打開校門讓他先回去。臉是丟大了,不露臉還好受一些,但一直躲在機甲里看著這個混蛋在那里看天空也是很憋屈的事情。
  
      正在克里斯內心掙扎的時候,一臺烈焰機甲出現了,克里斯通過機甲各處安裝的輔助攝像頭看到了這臺機甲,拉近一個鏡頭看清機甲編號后知道來的人是喬治,這讓克里斯更羞愧了。喬治一個二年級學員,連他自己的機甲都沒有,卻通過篩選進入了軍隊,開上了軍隊制式機甲,而自己呢,篩選沒通過,還被人依靠擊敗,留在這里丟人現眼,簡直想找塊板磚給自己腦袋一下,看能不能砸開竅來個頓悟。
  
      羅寒回過神,從地上站了起來,問道:“喬治布朗?”
  
      烈焰機甲警惕地看著這個穿著聯邦軍裝甲的男人,露出胸膛上的轉輪ji qiang,對準了羅寒。
  
      “你是誰?”
  
      “你姐姐蘇珊讓我來找你,她還不知道你加入了帝,想讓我把你帶出去。”
  
      喬治沉默片刻后說道:“我現在是一名戰士,我不會背叛我的國家。你走吧,看在我姐姐的份上,這次我不殺你。”
  
      羅寒哈哈大笑:“年輕人,你可能不知道,別說你這種低級烈焰機甲,就是毀滅騎士,我也干掉過兩臺。”
  
      喬治不屑道:“吹牛誰不會?”
  
      羅寒聳聳肩道:“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接受了你姐姐的委托,要把你帶回去。不管是你自愿還是成為俘虜,我都會把你帶走。”
  
      喬治冷哼一聲,轉輪ji qiang轉動了一下,以shi ei脅:“我已經長大了,我有我自己的理想,不需要姐姐來干涉。”
  
      “你就不考慮下你姐姐?她現在可是在聯邦軍臨時基地。”
  
      喬治又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參軍的事與我姐姐無關,而且她是個醫生,我相信沒有人會為難她。”
  
      羅寒搖搖頭,嘆息道:“冥頑不化。”
  
      緊接著,羅寒沖向了烈焰機甲,同時拔出高頻震蕩刃并啟動。喬治良好的操作反應讓他及時發起了攻擊,能量光束一道緊接一道地射出,卻無法跟上羅寒的腳步。雙方距離比較遠,羅寒采用了s形走位,依靠超出常人數倍的移動速度規避開轉輪ji qiang的射擊,不斷接近喬治。喬治不愧是天才機甲駕駛員,眼看對方移動速度之快,就知道遇到了麻煩,一邊輸入射擊指令,一邊彈出了光束軍刀,在羅寒接近到三米時一刀劈了過去。羅寒腳下一蹬,斜向移動到烈焰機甲身后左側,高頻震蕩刃撩向機甲腿部。喬治機敏地控制機甲抬起左腿,踢向羅寒。這一踢顯示出喬治出色的操作技術和反應速度,單論反應,已經在很多烈焰駕駛員之上。只是羅寒什么人,怎可能被踢中,直接一個鐵板橋壓低身體,避開機甲這一腿。即使真人也做不到及時下壓,何況是慣性極大又堅硬的鋼鐵機器。當機甲腿掃過,羅寒腰部發力彈了起來,高頻震蕩刃直取機甲支撐腿的膝蓋。喬治在一條腿還保持著橫踢動作的同時,手中光束軍刀掃向羅寒。光束軍刀長度遠超高頻震蕩刃,機甲手腕的靈活度也足以支撐喬治玩出更多花樣,羅寒只得后退躲閃,心里也是驚嘆喬治的能力。但最困難的尋找喬治都做到了,羅寒豈能栽在最后一步?借著光束軍刀掃過的空檔,手一抖將高頻震蕩刃射了出去,這一下速度之快,喬治在單腿情況下避無可避,被高頻震蕩刃擊中手臂,高速帶來的慣性讓高頻震蕩刃在機甲手臂上留下一個大窟窿,飛射而出。手臂線路被破壞大半的機甲無力再握持光束軍刀,哐當一聲,軍刀落地,刀柄和地面撞擊,沒有實體的刀刃沒入地面,將地面融化。羅寒抓住機會欺近機甲,一把抓在駕駛倉外的把手,用力一拽,便將駕駛倉的門拉了下來,露出里面一個金發小伙驚愕的臉。
  
      羅寒站在機甲下,手中握著能量槍,槍口對準了喬治,淡淡說道:“自己出來還是我幫你?你姐姐并沒有要求我把完整的你帶回去。這種情況少條胳膊我想她也能接受。”
  
      喬治表情變換不定,羅寒站的位置恰好在轉輪ji qiang和肩炮無法攻擊到的角度,至于用手腳攻擊,恐怕不會比羅寒開槍更快,而羅寒已經證明他有能力躲開這樣的攻擊。
  
      終于,喬治不甘地爬出駕駛倉,做了羅寒的俘虜。羅寒將喬治押到之前休息的樹下,撿起頭盔戴上,在作戰頻道里說道:“俘虜烈焰機甲一輛,駕駛員已擊斃,請派人前來接收,我需要先撤離。”
  
      “走吧,你姐姐在等你,不過你最好脫下你這身裝甲,否則你的學校會有麻煩。”羅寒看看周圍,回頭對著學院喊道:“校長,來輛車唄。”
  
      很快,之前那個開車的小伙子又駕駛著汽車跑了出來,跟喬治打了聲招呼,不高興地打開了車門。
  
      喬治坐上了車,羅寒卻坐到了車頂,這樣遇到聯邦軍才會被誤傷。汽車一路疾行,穿過街道,拐過路口。期間也和幾支聯邦軍小隊碰過面,不過在看到車頂坐著的中校之后,大家都是敬個禮讓行。
  
      在進入一條商業街的時候,羅寒突然看到一家商鋪中踉踉蹌蹌跑出一個穿著寬松恤的男子,似乎慌不擇路般朝道路中間跑過去。開車的小伙子下意識地向右猛打方向,同時剎車。車輪在地上摩擦出陣陣青煙,羅寒被慣性甩了出去,飛在空中,突然抬起手中的能量槍,一槍擊穿了恤男的額頭。
  
      喬治瞬間眼紅了,隔著車窗大叫:“你這個劊子手,冷血的殺人機器,他只是個平……”
  
      不等喬治說完,羅寒已經落地,槍口對準恤男沖出來那家商鋪連續射擊,與此同時,商鋪里也射出散亂的能量光束,打在羅寒周圍。這種亂射反而是最難躲避的,羅寒身上就挨了幾下,好在羅寒有真元護甲護身,外面還套著特戰裝甲,并沒有什么關系。
  
      羅寒一邊射擊一邊做著不規則變向,沖向商鋪,撞破商鋪的玻璃窗進入了內部,接下來就沒有了懸念,一隊十多人的帝士兵被羅寒化作了戰功。
  
      羅寒回到車頂,諷刺道:“要不要去確認一下一群拿著能量槍的人是不是真的平民?”
  
      喬治不說話了。羅寒冷哼一聲:“現在知道為什么要規定平民不能在城市戰期間上街了吧?有多少新兵就是和你們一樣的心態,結果死在了敵人的槍口下。也別以為你們現在是平民就無所謂,這個戰場上,除了戰友就是敵人,沒有人會因為誤殺了你們而愧疚,包括你們的帝。另外,別耽擱我的時間。”
  
      小伙子重新發動了車輛,賭氣似的瘋狂提速,羅寒不以為意,穩穩地坐在車頂。只要不慢慢悠悠地開,怎么都無所謂。
  
      接下來的路途就比較順利了,沒多久汽車停在了一棟大廈前,羅寒跟守在大廈門口的聯邦軍士兵打個招呼,帶著兩個年輕人進入了大樓,很快見到了蘇珊醫生。蘇珊一見到喬治立刻驚喜地撲了上來,噓寒問暖。喬治有些不耐煩,掙脫了姐姐的懷抱,一個人找了個角落坐下看著窗外的城市。羅寒咳嗽一聲,提醒道:“蘇珊醫生,提醒你一句,你弟弟加入了帝,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你最好不要亂說話。另外,我還有事,能不能請你兌現承諾?”20()
  手機站: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