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西游小記之臥底唐僧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彌勒佛來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彌勒佛來

    你看那孫悟空,好不容易厚著臉皮去了天庭搬救兵,且發現人家蕩魔真君死在了自己手里,而人家可憐自己,借來了一支人馬,卻又被那黃眉怪抓去了,孫悟空逃了性命,落下云頭,斜欹在山巔之上,沒精沒采,懊恨道:“這怪物十分利害,尤其他那布袋可惱!”想著想著不覺的合著眼,似睡一般。
  
      眼看孫悟空就要今日夢鄉,猛聽得有人叫道:“大圣,休推睡,快些起來,你師父性命,只在須臾間矣!”悟空急睜睛跳起來看,原來是日值功曹。悟空本來就心里不順,這功曹又來驚他,悟空不由得喝道:“你這毛神,這向在那方貪圖血食,不來點卯,今日卻來驚我!伸過孤拐來,讓老孫打兩棒解悶!”功曹慌忙施禮道:“大圣,你是人間之逍遙大仙,何悶之有!我等早奉菩薩旨令,教我等暗中護佑唐僧,乃同土地等神,是以不得常來參見,怎么反見責也?”悟空道:“你既是保護,如今那眾星、揭諦、伽藍并我師等,被妖精困在何方?受甚罪苦?”功曹道:“那妖怪厲害,我等不敢進去,方才趁亂進去查探一番,眾神都收在地窖之間受罪,這兩日不聞大圣消息,卻才見妖精又拿了神龍、龜、蛇,又送在地窖里去了,方知是大圣請來之兵,小神特來尋大圣。大圣莫辭勞倦,千萬再急急去求救援。”
  
      悟空聞言及此,不覺對功曹滴淚道:“我如今愧上天宮,羞臨海藏!怕問菩薩之原由,愁見如來之玉象!才拿去者,乃真武師相之龜、蛇、五龍圣眾,像他們乃是拿妖捉怪的行家,他們都沒有辦法,教我再無方求救,奈何?”功曹笑道:“大圣寬懷,小神想起一處精兵,請來斷然可降,這枝兵在南贍部洲盱眙山賓城,即今泗洲是也。那里有個大圣國師王菩薩,神通廣大。他手下有一個徒弟,喚名小張太子,還有四大神將,昔年曾降伏水母娘娘。你今若去請他,他來施恩相助,準可捉怪救師也。”悟空心喜道:“你且去保護我師父,勿令傷他,待老孫去請也。”
  
      悟空縱起筋斗云,躲離怪處,直奔盱眙山,大圣徑過了淮河,入賓城之內,到大圣禪寺山門外,又見那殿宇軒昂,長廊彩麗,有一座寶塔崢嶸。悟空且觀且走,直至二層門下,那國師王菩薩早已知之,即與小張太子出門迎迓。相見敘禮畢,悟空道:“我保唐僧西天取經,路上有個小雷音寺,那里有個黃眉怪,假充佛祖。我師父不辨真偽就下拜,被他拿了。又將金鐃把我罩了,幸虧天降星辰救出。是我打碎金鐃,與他賭斗,又將一個布搭包兒,把天神、揭諦、伽藍與我師父、師弟盡皆裝了進去。我前去天庭救援,他差五龍龜蛇拿怪,又被他一搭包子裝去。弟子無依無倚,故來拜請菩薩,大展威力,將那收水母之神通,拯生民之妙用,同弟子去救師父一難!取得經回,永傳中國。”國師王道:“你今日之事,誠我佛教之興隆,理當親去,奈時值初夏,正淮水泛漲之時,新收了水猿大圣,那廝遇水即興,恐我去后,他乘空生頑,無神可治。今著小徒領四將和你去助力,煉魔收伏罷。”悟空本就是聽功曹說了小張太子的威名,聞言菩薩派來太子相助,急忙稱謝,即同四將并小張太子,又駕云回小西天,直至小雷音寺,那小張太子也是道門出身,使一條楮白槍,四大將輪四把錕鋘劍,和孫大圣上前罵戰。小妖又去報知,那妖王復帥群妖,鼓噪而出道:“猢猻!你今又請得何人來也?”說不了,小張太子指揮四將上前喝道:“潑妖精!你面上無肉,不認得我等在此!”妖王道:“是那方小將,敢來與他助力?”太子道:“吾乃泗州大圣國師王菩薩弟子,帥領四大神將,奉令擒你!”
  
      妖王卻是聽說他,微微冷笑道:“那太子,你舍了國家,從那國師王菩薩,修的是什么長生不老之術?只好收捕淮河水怪,卻怎么聽信孫行者誑謬之言,千山萬水,來此納命!看你可長生可不老也!”小張聞言,心中大怒,纏槍當面便刺,四大將一擁齊攻,孫大圣使鐵棒上前又打。好妖精,公然不懼,輪著他那短軟狼牙棒,左遮右架,直挺橫沖。眾人爭戰多時,不分勝負,那黃眉怪又解搭包兒。悟空早就看見,又叫:“列位仔細!”太子并眾等不知“仔細”之意。那怪滑的一聲,把四大將與太子,一搭包又裝將進去,只是悟空預先知覺走了,那妖王得勝回寺,又教取繩捆了,送在地窖,牢封固鎖。
  
      黃眉怪剛把眾人綁好,旁邊便有小妖來報:“大王,后面那兩個爺爺又鬧起來了。”黃眉怪一聽苦了臉,問道:“他們怎么樣一個鬧法?”小妖道:“那個青牛爺爺,在屋子里呆的煩了,非要出去轉悠轉悠,我等阻攔不住,叫他走到了后院,看到了大王種下的靈芝仙草,那青牛看見兩眼冒光,上去就啃,我們死死阻攔,動情曉理,那青牛不好再吃,便胡鬧起來,在那仙草上亂跑撒歡,這時候已經把藥蒲毀了大半了。”黃眉怪聽了心中安安叫苦,若這小西天是自己的產業,叫那青牛毀了也就毀了,頂多自己吃點虧,就當是破財消災了,可是黃眉怪只是一個小小的童子,哪里來的這么些錢財,所以這小西天乃是彌勒佛申請,觀音評審,如來批準,用佛教資金建設的,按照他們的本意,這個小西天在將來是要當做東方傳教路上的中轉站,一個很重要的節點,所以投資極大,建設極好,叮囑黃眉怪好好生照看,千萬不能有一絲損壞,可是如今那后院藥蒲被青牛損壞了,叫自己回去怎么交代。
  
      黃眉怪正在煩惱,忽然想了起來,膽戰心驚道:“你剛才說兩個人都鬧了起來,這青牛壞了藥蒲,那唐僧又如何鬧了。”小妖道:“那唐僧爺爺倒是好說話,一開始我們拿了齋飯給他吃,他就吃,吃完了就跟我們聊天,我等就放松警惕,剛才一個沒看住,叫唐僧跑了出去,哪知道他跑去了藏寶閣,我等去的時候,那藏寶閣里的兵器法寶,符文卷軸竟然已經少了一半有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黃眉怪聽了,想要死的心都有了,急忙問道:“那現在如何?”小妖道:“那唐僧爺爺倒是聽話,我等找到他,他便回來了,可是我等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那些丟失的法寶在哪?”黃眉怪聽了,舔了舔嘴唇,然后直奔自己的屋子,寫一道表文直給彌勒佛發去,叫彌勒佛快些前來,解救自己,若是來的晚了,恐怕自己來這里當妖怪的功勞不但沒了,還要承擔一個看守不利的罪名呢。
  
      這表文乃是用的佛家秘法,那彌勒佛遠在西方,眨眼間便也收到,彌勒佛奇怪,原本按照計劃,唐僧這一難可是大難,想彌勒佛這人種袋可是佛門的一件至寶,能夠給了黃眉怪,便是奔著一個不管孫悟空搬來多少救兵都要裝在里面,叫那天下神仙都看看佛教厲害的心思,一開始觀音的計劃可是要裝下半個天庭,三成的散仙,直到每人來了方才罷休,可是這才裝了一個二十八宿,散兵游勇怎么就不行了。不過彌勒佛卻是知道自己那徒兒的性格,若是他說要自己去,便是真的要去,若是去的晚了,怕是真的要出了亂子,于是彌勒佛急忙縱起祥云,奔向小西天。
  
      再說這行者縱筋斗云,起在空中,見那怪回兵閉門,方才按下祥光,立于西山坡上,悵望悲啼,大圣正當凄慘之時,忽見那西南上一朵彩云墜地,滿山頭大雨繽紛,有人叫道:“悟空,認得我么?”行者急走前看處,便是彌勒佛來了,悟空見了,連忙下拜道:“東來佛祖那里去?弟子失回避了,萬罪,萬罪!”彌勒佛道:“我此來,專為這小雷音妖怪也。”悟空道:“多蒙老爺盛德大恩。敢問那妖是那方怪物,何處精魔,不知他那搭包兒是件什么寶貝,煩老爺指示指示。”彌勒佛道:“他是我面前司磬的一個黃眉童兒。三月三日,我因赴元始會去,留他在宮看守,他把我這幾件寶貝拐來,假佛成精。那搭包兒是我的后天袋子,俗名喚做人種袋。那條狼牙棒是個敲磬的槌兒。”
  
      悟空聽說,高叫一聲道:“好個笑和尚!你走了這童兒,教他誑稱佛祖,陷害老孫,未免有個家法不謹之過!”彌勒道:“一則是我不謹,走失人口,二則是你師徒們魔障未完,故此百靈下界,應該受難。我今來與你收他去也。”悟空道:“這妖精神通廣大,你又無些兵器,何以收之?”彌勒笑道:“我在這山坡下,設一草庵,種一田瓜果在此,你去與他索戰。交戰之時,許敗不許勝,引他到我這瓜田里。我別的瓜都是生的,你卻變做一個大熟瓜。他來定要瓜吃,我卻將你與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么在內擺布他,那時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兒,裝他回去。”悟空道:“此計雖妙,你卻怎么認得我變的熟瓜?他怎么就肯跟我來此?”彌勒笑道:“我為治世之尊,慧眼高明,豈不認得你!憑你變作甚物,我皆知之,但恐那怪不肯跟來耳。我卻教你一個法術。”悟空道:“我去戰他,他斷然是以搭包兒裝我,怎肯跟來!有何法術可教我來也?”彌勒笑道:“你伸手來。”悟空即舒左手遞將過去,彌勒將右手食指蘸著口中神水,在悟空掌上寫了一個禁字,教他捏著拳頭,見妖精當面放手,他就跟來。
  
      悟空揝欣然領教,一只手輪著鐵棒,直至山門外,高叫道:“妖魔,你孫爺爺又來了!可快出來,與你見個上下!”小妖聽見,又忙忙奔告,黃眉怪問道:“他又領多少兵來叫戰?”小妖道:“別無甚兵,止他一個。”妖王心中大喜,知道這定然是彌勒佛來了,只要彌勒佛來,自己出去被他擒了,這小西天再有什么事情可就不關自己的事情了,于是妖王迫不及待,吩咐道:“那猴兒計窮力竭,無處求人,斷然是送命來也,你們不用跟我前去,只要去把唐僧與青牛看好了,莫要再叫他們毀壞什么東西,我去戰猴子。”
  
      妖王隨后又結束整齊,帶了寶貝,舉著那輕軟狼牙棒,走出站來叫道:“孫悟空,你今番掙挫不得了!”悟空罵道:“潑怪物!我怎么掙挫不得?”妖王道:“我見你計窮力竭,無處求人,獨自個強來支持,如今拿住,再沒個什么神兵救拔,此所以說你掙挫不得也。”悟空道:“這怪不知死活!莫說嘴!吃吾一棒!”那妖王見他一只手輪棒,忍不住笑道:“這猴兒,你看他弄巧!怎么一只手使棒支吾?”悟空道:“兒子!你禁不得我兩只手打!若是不使搭包子,再著三五個,也打不過老孫這一只手!”妖王聞言道:“也罷!也罷!我如今不使寶貝,只與你實打,比個雌雄。”妖王即舉狼牙棒,上前來斗,孫悟空果然一只手用金箍棒招架,兩人又打斗了十幾個回合,孫悟空抓住了一個時機,迎著妖王的面,把拳頭一放,叫妖怪看見了禁字,然后再雙手輪棒。那妖精看見禁字,認出來是彌勒佛所寫,于是不思退步,果然不弄搭包,只顧使棒來趕。悟空虛幌一下,敗陣就走,那妖精直趕到西山坡下。行者見有瓜田,打個滾,鉆入里面,即變做一個大熟瓜,又熟又甜。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