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維格里傳奇 > 第五十章 消失

第五十章 消失


      “爸爸……”
  
      弗勞德將一顆追魂球塞進自己的口袋里聞聲回頭,他正看到莫妮卡緊鎖眉頭的站在自己所在的房間門口。
  
      “怎么了?”
  
      弗勞德有些好奇,但他同時還在思考著自己是否遺漏了什么重要的東西,他又重新回頭看著鋪在桌子上的一堆魔法道具,如今只能依靠這些東西才能增強自己的魔法了。弗勞德有些擔憂現世目前的情況,而且法魯格還不知所蹤。
  
      “我……我覺得我的能力正在削弱,目前我失去了三個人格。”
  
      莫妮卡憂心忡忡的說道。
  
      弗勞德皺起眉頭,他這才轉過身面對自己的女兒,“能力者難道也像魔法一樣開始被削弱?”
  
      莫妮卡不安的點點頭,“我剛剛問了媽媽,她也一樣,她如今已經無法再使用靈魂投射的能力,她只能使用讀心術,而且很弱,對方如果心防很重或是思維混亂的話,根本無法得到有用的信息。”
  
      真是糟糕透頂,為什么偏偏是這個時候?現世到底發生了什么?
  
      “世界正在走向衰亡。”
  
      莫妮卡突然說道,她猶豫了下,然后向弗勞德的面前走了幾步進入房間內,“我從……裘德叔叔的意識內找到了他們關于未來的影像,那就是世界末日,萬物消亡,虛界內殘存的始靈也所剩無幾。”
  
      弗勞德更加憂慮,他不知道這是否是瑪麗娜沒有告訴自己那個未來的原因,她難道在擔憂自己會失敗?或是自己所做的一切將會導致那樣的未來發生?
  
      “可是……”
  
      莫妮卡的雙眼閃爍了下,然后繼續說道,“他們在未來看到了我。”
  
      “這又意味著什么?”
  
      弗勞德靠在桌子的邊緣問道。
  
      “我……在未來依然能使用能力,而且我已經覺醒,所有的人格都似乎融為一體,我只剩下了晨星這一個終極人格。”
  
      莫妮卡說道,“如果在未來世界近乎消亡的情況下我依然能擁有那種力量,那就說明我不應該會受到目前狀況的影響,所以……我認為目前的情況似乎與那個未來不太相同。”
  
      弗勞德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有道理,那么你認為……”
  
      莫妮卡咬了下嘴唇,然后才說道,“有人……改變了這個世界,我是說,改變了這個世界的構成,它不再是原本的規則,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將虛界改變,讓魔法和能力者全部被削弱或是走向滅亡。”
  
      弗勞德有些恍然大悟,“唔……的確有可能是這樣……但是誰能將世界改變……”
  
      我們必須毀掉這個世界。
  
      “也許……有人會知道這里面隱藏的實情。”
  
      弗勞德放下手臂,暫時將潛入死者之地的計劃拋之腦后,他必須要了解眼前的這個問題的答案。
  
      “沙德?”
  
      莫妮卡顯然也考慮到了這一點,“可是……他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我能感覺的到,他如今跟你差不多,只不過是一介凡人。”
  
      “他擁有奧多拉的記憶,可能還擁有其它的力量,他可是菲拉斯的大徒弟,他甚至要比大神哈努卡還要古老,我們決不能將他當作凡人。”
  
      弗勞德大踏步的走出房間之外。
  
      “我也去。”
  
      莫妮卡快步跟上。
  
      這一次,弗勞德沒有阻止。
  
      兩人無言的穿過幽暗的隧道般的長廊來到盡頭的一扇緊閉的房門前。
  
      弗勞德看了看莫妮卡,莫妮卡也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弗勞德已經將左手插進兜內握住了一個裝有腐靈血液的瓶子。這才敲了敲門。
  
      片刻過去,沒有任何回應。
  
      弗勞德又敲了敲門,莫妮卡則有些不耐煩的走上一步用力推了推門,結果門直接被推開。
  
      屋內空蕩蕩的,沙德早已沒有了蹤影。
  
      “你們來晚了一步。”
  
      弗勞德聞聲急忙回頭,他看到一個面色蒼白,帶著半邊鐵面具的瘦高男人正站在兩人的身后平靜的說道。
  
      此人是薩菲隆的大管家尤塔,他曾經肯定是名人類,但他現在卻擁有猩紅的雙眼,手臂也覆蓋著畸形的鱗甲,就好像被改造了一般。弗勞德甚至不知道他是何時現身的,莫妮卡也顯然有些驚訝,因為她也沒能發覺此人的現身。
  
      弗勞德有些不安起來,因為顯然這些惡魔的力量完全沒有受到魔法消失的影響,似乎它們力量的來源并不單單來自虛界,或許也是因為異界的構成不太一樣。
  
      “他……去了哪里?”
  
      弗勞德似乎能猜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果不其然。
  
      “沙德閣下已經前往薩麥爾大人所在的永恒鍛爐去完成他的任務。”
  
      大管家尤塔依然冷冰冰的說道,“我來這里只是想告訴各位,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一隊人,他們將會引領你們走完這段旅程直到死者之地。”
  
      弗勞德將手從兜內撤出,然后放松下來點點頭,“我……知道了。”
  
      大管家尤塔稍稍頷首,他剛要轉身離開卻被弗勞德叫住,“誰與沙德一同前方永恒鍛爐?”
  
      大管家尤塔轉過身,眨了眨眼,“薩倫娜女士,她與沙德一同離開。”
  
      弗勞德皺了皺眉,“他們為何沒有找我們商量?”
  
      大管家尤塔聳聳肩,“我沒有主人的命令不會問任何問題,他們……包括各位都可以任意離開。”
  
      “我們……去追他們?”
  
      莫妮卡看著弗勞德問道。
  
      弗勞德想了想,最后卻搖了搖頭,“不,不必了。”
  
      沙德顯然不想讓我知道這里面的秘密,他早已料到我會來尋找答案。
  
      “我們……走吧。”
  
      弗勞德轉身離開。
  
      “可是……”
  
      莫妮卡顯然有些不甘心,她對力量的缺失感到很是不安。
  
      “力量并不是一切,莫妮卡,況且,我們還有自己的路要走。”
  
      弗勞德說道。
  
      “哦,對了。”
  
      大管家尤塔忽然叫住了弗勞德,弗勞德納悶的回過身,他發現尤塔的手上多出了一個三角形的銹跡斑斑的徽章般的東西。
  
      ァ新ヤ~八~1~z文首發、域名、請記住
  
      “沙德閣下讓我將這個東西交給你。”
  
      大管家尤塔走上兩步將這枚徽章交給弗勞德。
  
      “這是……什么?”
  
      莫妮卡好奇的問道,她似乎在哪里見過這個圖案。
  
      弗勞德看著手掌心的那個三角形的徽章,中心是獨眼的圖案。
  
      全知之眼。
  
      “三十六僧院……”
  
      弗勞德輕聲說道,“這東西是那些僧侶的東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維格里傳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