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1078章 鷹眼之死

第1078章 鷹眼之死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古瑞意看到鷹眼耷拉下來的手,心中一沉,暗叫一聲不好。
  
  鷹眼是朱雀特戰隊的頂級槍手,立功無數,李長青搞了這么一出,接下來恐怕很難善了。
  
  古瑞意硬著頭皮,道:“朱雀隊長,不知道您此次來中海的目的是什么?”
  
  朱雀瞥了他一眼,道:“這與你無關。”
  
  論身份和地位,古瑞意這個東山省安保局局長與朱雀確實不對等,功夫更是遠遠不如,若非他的背后是安保局,以朱雀那心高氣傲的性子,估計連句話都不會跟他說。
  
  看到朱雀如此不給自己面子,古瑞意氣的不輕,直接掏出手機,擺弄了幾下,道:“朱雀隊長,譚真意組長要和你視頻通話。”
  
  在古瑞意過來的路上,譚真意就和他聯系上了,讓古瑞意找到朱雀后,立刻通知他。
  
  朱雀柳眉微蹙,接過古瑞意的手機,望向屏幕上穿著睡衣的譚真意,一言不發。
  
  譚真意打了個哈欠,笑道:“朱雀,是不是吃癟了?”
  
  朱雀冷冷的說道:“你是在看我的笑話嗎?”
  
  “不是。”譚真意笑容一斂,深邃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厲芒,道:“是一號首長在等著看我們龍組的笑話。”
  
  朱雀一愣,道:“什么意思?”
  
  譚真意沉聲道:“華乾坤已經發話了,如果你去找李長青的麻煩,他明天會直接將這個事情匯報一號首長。安保局和龍組是國家的利刃,一個對內,一個對外,相互合作幾十年,從未發生過任何沖突。你這么做,弄不好會爆發兩大組織的劇烈對抗,后果不堪設想。”
  
  “一號首長若是知道你的所做所為,那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辛辛苦苦組建的朱雀特種大隊將會成為歷史。因為首長是絕對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的,你明白嗎?”
  
  朱雀默然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鷹眼的左手被李長青廢了。”
  
  “什么?”譚真意勃然大怒,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厲聲道;“混蛋。鷹眼呢?李長青呢?”
  
  朱雀將手機扔向了李長青,李長青伸手接過,張嘴便是興師問罪。
  
  “一小時前,我和安保局的同事殺了伊藤家族的長谷部寬之,回來卻遭到了你們龍組的襲殺。譚組長,我現在懷疑朱雀特種大隊與伊藤家族有著某種親密的關系,希望你能盡快查清楚。”
  
  “放屁!”
  
  聽到李長青的話,朱雀直接爆了粗口,道:“長谷部寬之是被我和鷹眼打傷的,要不然,就憑你們能殺得了他?”
  
  李長青瞥了她一眼,道:“這事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身為龍組四大特種大隊之一的朱雀要殺我。”
  
  “好了。”
  
  譚真意皺了皺眉頭,道:“長青,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朱雀找你的原因想必你非常清楚,用不著上綱上線。朱雀的脾氣,我很了解,既然你沒事,說明她處在了下風,你為什么還要毀掉鷹眼?你知道培養一個槍王有多難嗎?你知道他為了國家立了多少汗馬功勞嗎?”
  
  譚真意的質問讓李長青心中有些惱火,道:“那你是不是覺得他有功,我就得把頭伸出來讓他隨便砍?”
  
  譚真意一滯,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長青大喝一聲,目光如刀,緊緊地盯著手機屏幕上的譚真意,道:“譚組長,我李長青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性子。今天的事情若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鷹眼活不了。”
  
  李長青的話一出,譚真意直接愣住了。
  
  他沒想到之前那個和和氣氣的年輕人竟然會用鷹眼來威脅自己,這讓譚真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旁邊的朱雀和古瑞意也被李長青給驚著了。
  
  那可是龍組組長,華夏的大佬,李長青敢和他這么說話,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直到這一刻,朱雀才猛然間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那就是嚴重低估了李長青。
  
  無論是能力還是心性,這個年輕人都要遠比她想象中厲害的多,哪怕是年輕時候的青龍恐怕都無法與之相比。
  
  朱雀心中暗道,自己必須盡快將他除掉。要不然,過不了幾年,這小子將無人能治。
  
  古瑞意回過神來,不由大急,斥道:“長青,你怎么能用這種態度與譚老說話?還不趕緊道歉。”
  
  李長青充耳不聞,只是雙目灼灼的望著譚真意。
  
  譚真意沉默了一會兒,長長的嘆了口氣,道:“你想要什么交代?”
  
  雖然李長青的態度讓譚真意有些惱火,但他也意識到自己對李長青并沒有太大的威懾力。
  
  想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己必須要穩住才行。
  
  要不然,最后吃虧的肯定是自己,畢竟這次完全是朱雀的錯。
  
  李長青正要說話,突然鷹眼嘴里發出一聲爆喝,氣血轟然炸開,李長青一時不查,竟然被他掙脫了控制,飛身沖向了朱雀。
  
  “鷹眼....”
  
  朱雀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向前一把將其抱在了懷里。
  
  原來鷹眼之所以能夠掙脫李長青,是因為用上了朱雀特種大隊燃燒氣血的秘術,可以在瞬間爆發出數倍的力量,威力與長谷部寬之的忍術差不多,只是施術者必死無疑。
  
  這主要是朱雀隊員們在面臨絕境時自殺用的,如果能夠在臨死之前殺死幾個敵人,那就更好了。
  
  朱雀一臉悲傷的說道:“鷹眼,你怎么這么傻?”
  
  鷹眼虛弱的說道:“我不愿意被人用來當做威脅你和龍組的籌碼,這是對我的侮辱。雀姐,我沒給咱們朱雀特種大隊丟臉吧?”
  
  朱雀搖搖頭,道:“沒有。一直以來,你都是朱雀特種大隊的驕傲。”
  
  鷹眼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了人生之中最后一個笑容。
  
  古瑞意看到鷹眼的尸體,大腦一片空白,心道完了。
  
  鷹眼的死讓李長青和朱雀再也沒有了轉圜余地。
  
  “你高興了?”譚真意對李長青厲聲問道。
  
  鷹眼是華夏軍隊中最好的槍手之一,戰功赫赫,最后卻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這讓譚真意心疼的都快要瘋了。
  
  李長青眸子里射出一道敬佩的目光,道:“鷹眼兄是條漢子,我之前小看他了。”
  
  譚真意發現他沒有絲毫悔意,心中更怒,道:“你難道就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嗎?”
  
  李長青淡淡的說道:“沒有。”
  
  “你.....”
  
  此時,譚真意的肺都快被氣炸了。
  
  李長青道:“我和他無冤無仇,他卻來中海殺我,結果被我當場抓獲,自殺身亡。在整件事情當中,從頭到尾,我都是無辜的受害者,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朱雀。如果不是她,鷹眼不會來中海,更不會死。”
  
  鷹眼本身就是李長青的敵人,對他的死,李長青只是有些可惜,并不認為是自己的錯。
  
  朱雀雙目赤紅,身上殺氣大漲,厲聲道:“李長青,拿命來。”
  
  朱雀手中的祝融鞭攜帶著強烈無匹的氣勁,幻化出萬千鞭影,瘋狂的抽向李長青。
  
  “來的好。”
  
  李長青將手機扔給古瑞意,問心劍化作道道厲芒,人隨劍走,鋪天蓋地的沖向了朱雀。
  
  鷹眼的死讓他和朱雀成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如果能夠現在把朱雀除掉,那對李長青來說,無疑是件絕好的事情。
  
  問心劍和祝融鞭在轉瞬間碰撞了數十下,每一次氣勁交擊,都發出劇烈的聲響,周圍的溫度急速上升,空氣炸裂,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由劍氣和鞭勁所形成的裂痕。
  
  “住手!”
  
  “住手!”
  
  譚真意在手機里大聲阻止,可惜沒有任何作用。
  
  “古瑞意,你快給我想辦法讓他們停下。”譚真意急道。
  
  古瑞意苦笑道:“譚組長,他們的功夫比我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別說阻止了,我現在都不敢往前湊合。”
  
  譚真意如同一頭發怒的雄獅,大叫道:“胡鬧,胡鬧。”
  
  場上,李長青與朱雀的戰斗從一上來就進入了白熱化。
  
  李長青的劍法翩若驚鴻,閃電步快捷詭異,在重重鞭影之中,攻勢如同潮水一般,進退自如,劍上的力道忽剛忽柔,不時還放出一道電光進行遠距離攻擊,令朱雀極為不舒服。
  
  只是李長青想要擊敗朱雀,卻是無比的艱難。
  
  朱雀的祝融鞭法已經被她練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完全克服了長鞭只善遠攻不利近戰的弱點,每當李長青尋隙攻入到她的面前時,祝融鞭就會在她的勁力灌注下變的堅硬如長槍。
  
  朱雀明顯精通形意內家拳,槍法大開大合,頗有種侵略如火,無堅不摧的特性,令李長青每一次都無功而返。
  
  如此鞭法,委實恐怖無比,也難怪朱雀能夠縱橫天下這么多年,無人能制。
  
  兩人翻翻滾滾打了一百多招,誰都沒有占到半分便宜。
  
  就在這時,十多個太玄酒店的保安聽到了劇烈的聲響,拿著警棍,沖了進來。
  
  看到這群人,李長青和朱雀硬拼了一記,各自后退了十多步。
  
  打到這個程度,兩人已經知道想在短時間內擊殺對方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都沒有再繼續出手。
  
  “李先生,要不要幫忙?”一個保安問道。
  
  李長青雙目緊緊的盯著朱雀,道:“她不是你們能應付得了的,全部回去。”
  
  “是。”
  
  這些保安都已經看到了兩人交戰后的場面,一個個很是震驚,知道自己在這里根本幫不上忙,于是退了下去,但并沒有離開。
  
  開玩笑,大老板在這里與人拼命,自己卻跑了,那他們以后哪還有臉在太玄酒店混。
  
  李長青手中的問心劍遙指朱雀,劍氣森然,目光鋒利,大有不殺朱雀誓不罷休的堅韌之色,沉聲道:“朱雀隊長,你為了岳家跑來中海殺我,有沒有想過自己會死在這里?”
  
  朱雀的眼睛里射出仇恨的光芒,體內氣血猶如潮涌,道:“李長青,就憑你想要殺我,簡直是癡心妄想。我朱雀發誓一定會帶著你的人頭在鷹眼的墳前祭奠他的在天之靈。”
  
  李長青冷笑一聲,道:“那你就下去陪他吧。”
  
  說完,李長青從懷里掏出混元雷印,在先天真氣的催動下,雷印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是李長青晉升先天之境后,第一次用混元雷印對敵。
  
  本來,他是想用來對付長谷部寬之的,結果沒用上,現在正好拿出來對付朱雀。
  
  “這是頂級法器。”
  
  朱雀望著混元雷印,雙目微微一瞇,本能的從上面感應到了一股強烈至極的危險,正準備先下手為強,突然古瑞意拿著兩個手機,出現在了他們的中間,道:“等等。長青,朱雀隊長,華局和譚組長有話要對你們說。”
  
  李長青皺了皺眉頭,接過古瑞意扔過來的手機,望向視頻中的華乾坤一言不發。
  
  華乾坤嘆了口氣,道:“長青,我真沒想到你進入不死境后,功夫竟然會厲害到能夠與朱雀相抗衡的地步,看來我以前遠遠低估了你的潛力。”
  
  李長青目光如炬,道:“華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朱雀來殺我,你怎么說?”
  
  華乾坤毫不猶豫的說道:“你是我們安保局的人,我身為局長,當然不能讓你受到別人的欺負。”
  
  聽到華乾坤的話,李長青的臉色稍緩,道:“多謝。不過,這事兒用不著您出手,鷹眼已死,等會兒我把朱雀殺了,也就結束了。”
  
  華乾坤苦笑道:“你把朱雀殺了,龍組的其他人肯定會找你報仇,甚至有可能連青龍都會出手,到時候你怎么辦?”
  
  李長青皺了皺眉頭,道:“青龍殺不了我。”
  
  以李長青現在的實力,雖然肯定打不過不死境后期的青龍,但想要逃的話,青龍也沒辦法。
  
  華乾坤道:“你不懼青龍,那你的那些朋友呢?龍組的人尤其是朱雀特種大隊找不到你,他們很可能會把氣出到你的朋友身上,你難道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出事嗎?”
  
  李長青眉毛一挑,道:“華局,你到底想說什么?”
  
  華乾坤道:“朱雀需要去國外執行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我希望今天晚上的事情到此為止。至于你們兩個的恩怨,安保局和龍組都不會過問。同時我以安保局局長的身份向你保證,朱雀只會針對你,而不會連累你的家人和朋友,如何?”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