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1019章 想做總統夫人嗎?

第1019章 想做總統夫人嗎?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李長青、蘇淺雪、柳如蔭三人上了劉素的軍車,直奔東方震的莊園,其他人則被安排到了距離莊園不遠的酒店。
  
  “劉素,前兩天我接到東方震的電話,說是有人來聯合我們進攻緬川軍政府的地盤,是不是?”李長青淡淡的問道。
  
  劉素點點頭,道:“沒錯。現在整個緬南的地方武裝都已經串連起來了,想趁著緬川政府軍疲弱的時機,搶奪他們的地盤。按照您的指示,師傅既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
  
  李長青雙目微微一瞇,道:“那他們應該是非常不滿吧?”
  
  劉素道:“前來做說客的一共有五個地方軍閥的代表,實力都很強。得知我們保持中立后,他們的臉色都很難看,非要當面見見您。”
  
  李長青呵呵笑道:“見一面就見一面吧。我們畢竟是剛剛崛起的勢力,還沒有傲視群雄的實力,很有必要與他們搞好關系。劉素,以你對這些地方武裝的了解,你覺得他們擊敗政府軍的幾率有多大?”
  
  劉素想了想,道:“緬南地區大大小小的軍閥加起來估計能湊出三十萬人,雖然戰斗力與政府軍相距甚遠,但螞蟻多了,同樣能夠咬死大象。只是他們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不團結,彼此之間誰都不服誰,有的甚至仇怨甚深。若是沒有一個強有力的人物壓下他們的內部矛盾,那么他們戰勝政府軍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李長青哈哈大笑,道:“一群烏合之眾想要把緬川的天翻過來,確實有些難為他們了。不過,咱們也不能大意。從今天開始,繼續擴大軍隊規模,盡量達到八萬人。有這么一股力量,我相信無論是政府軍贏了,還是地方武裝贏了,都不敢對我們怎么樣。”
  
  劉素沉聲道:“李先生,我覺得咱們還應該做好隨時出擊的準備。若是政府軍敗了,咱們可以順勢拿下倉亮和武高等地。若是地方武裝敗了,我們就直接向南擴張,打到哪里算哪里。如此一來,我們的地盤和實力就會成幾何倍數的增長,就算是緬川政府也拿我們沒有任何辦法。”
  
  李長青玩味的笑道:“劉素,你不會是想做總統吧?”
  
  劉素連忙道:“李先生,您太看的起我了。我既沒有那個實力,更沒有那個野心。但是李先生,您未必沒有做總統的機會。”
  
  李長青深深的望了劉素一眼,沒有回答他,反而轉頭望向了蘇淺雪,道:“老婆,你想做總統夫人嗎?如果想,我可以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給你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
  
  此時的蘇淺雪早就震驚的不行了,腦子暈乎乎的。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夠選擇是否做總統夫人?
  
  這簡直太瘋狂了。
  
  可聽了李長青和劉素對緬川政局的分析,蘇淺雪發現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自己答應了,李長青肯定會立刻付諸行動。
  
  可自己真的想做總統夫人嗎?
  
  答案是不想。
  
  因為一旦坐上這個位置,蘇淺雪就一輩子只能呆在緬川,想回國都做不到,這是她絕對無法接受的。
  
  “老公,你就別開玩笑了。我曾經跟你說過,我的人生目標就是把寰美發展成為國際一流的珠寶品牌。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在我的考慮范圍之內。”
  
  李長青呵呵笑道:“老婆,你還真想了呀?我就是故意逗你玩的。做總統這么累的事情,打死我都不干。”
  
  蘇淺雪白了他一眼,道:“就你這副憊懶的性子,讓你管一個公司,你都受不了,別說管一個國家了。”
  
  李長青道:“還是老婆了解我。”
  
  聽到兩人的話,劉素如釋重負,算是徹底放下了心。
  
  李長青立刻察覺到了他的心理波動,眸子里露出一道精光,看來是需要與劉素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了。
  
  下了車,柳如蔭拉著蘇淺雪的手,走在了后面,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淺雪,你怎么那么傻?這可是總統夫人,比寰美總裁強了十萬八千里。如果有一天我能有選擇的機會,二話不說,我一定選擇做。”
  
  蘇淺雪笑道:“你沒聽最后長青說只是開個玩笑嗎?”
  
  柳如蔭道:“他是聽到你不做總統夫人之后才這么說的,好不好?”
  
  蘇淺雪道:“行了,你以為總統是什么?想坐就坐,不想坐就不坐,哪有那么容易。”
  
  柳如蔭長長的嘆了口氣,道:“太可惜了。為什么擁有選擇機會的不是我?”
  
  看到她那懊惱的表情,蘇淺雪莞爾一笑。
  
  當天晚上,東方震帶著五位地方武裝代表從戈亞抵達了萊閻。
  
  李長青在莊園的客廳里接見了他們。
  
  經過東方震的一番介紹,李長青得知他們分別來自緬南地區最強的五個勢力,而且都精通漢語,與李長青沒有絲毫交流障礙。
  
  緬南地區山林密集,基本上沒有翡翠礦脈,為了存活下去,他們就大量的種植嬰素,制作成洗衣粉向外傾銷,不知道毀了多少人,這也是李長青為什么不愿意與他們合作的原因。
  
  緬南最大的武裝軍閥代表名叫蘭彭,是個戴著眼鏡,外表斯文的中年男子,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李先生,我相信東方先生應該把我們此行的目的向您匯報了吧?”
  
  李長青對蘭彭這種陰柔之人沒有任何好感,但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微笑著說道:“如果你們是想聯合我一起進攻政府軍,那就不要再說了,我是不會同意的。我相信你們應該很清楚,一個星期前,我妻子的寰美珠寶公司剛和阮家翡翠公司建立了合作關系,怎么可能會幫你們去打阮家呢。”
  
  蘭彭道:“李先生,您完全不需要有這方面的顧慮。只要我們推翻了阮家,我們可以自己成立軍政府,到時候,寰美珠寶公司所獲得的利益只會比現在高得多。”
  
  李長青搖搖頭,道:“前提是你們能夠擊敗政府軍。說實話,無論是從武器裝備還是經濟實力,我看不到你們有絲毫的勝算。”
  
  蘭彭道:“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已經有數十個武裝聯合了起來,作戰人員高達二十五萬,而且緬北也有一些武裝愿意加入我們,我們的勝算絕對超過了百分之六十。李先生,您有四萬軍隊,裝備更是精良,若是肯加入我們,勝算將會更大。”
  
  李長青笑道:“我的人大部分都是新兵,去了戰場也不過是炮灰而已,還是算了吧。”
  
  無論蘭彭如何苦勸,李長青都是微笑以對,既不得罪,也不答應,讓一向能言善辯的蘭彭一陣無力。
  
  一位代表受不了了,一拍桌案,怒道:“李先生,您不同意加入我們,是打算和政府軍聯合嗎?”
  
  李長青喝了口茶,道:“不瞞各位說,此次去仰光,阮文福總統確實想和我簽訂一個攻守同盟,不過被我拒絕了。我率領部隊拿下戈亞和萊閻,只是為了這里的翡翠礦,說到底就是為了賺錢。我是華夏人,過幾天就會回國,對你們和緬川政府的戰爭實在是沒有興趣,所以我只會保持中立。”
  
  蘭彭冷笑道:“李先生,縱觀華夏五千年的權力斗爭史,凡是保持中立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因為無論是哪一方獲勝,都不會放過中立者。您難道不明白嗎?”
  
  李長青道:“那是中立者不夠強大,而我要錢有錢,要人要人,要槍有槍,誰敢來打我?”
  
  蘭彭皺了皺眉頭,道:“李先生不覺得太過自信了嗎?”
  
  李長青呵呵笑道:“當你擁有了數以千億計的財富,你會比我更加自信。各位,想讓我出兵直接與政府軍對抗是不可能了。不過,我也不能讓你們白來。這樣吧,我可以資助你們兩億美金用于幫助緬南地區的道路基礎建設,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如何?”
  
  出錢不出兵,這是李長青想到的解決方法。
  
  至于什么道路基礎建設,不過是個由頭而已,總不能直接說讓他們用這筆錢購買軍火吧。
  
  若是傳到阮家耳朵里,那對李長青就不好了。
  
  蘭彭等人相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并向李長青表示了感謝。
  
  李長青道:“各位,錢可以給你們,但出了這個門,我可就不認了。畢竟,阮家與我有些交情,我可不想與他們為敵。”
  
  蘭彭道:“我們明白。李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了。”
  
  李長青親自將他們送到門外,并將一張兩億美金的支票交給了蘭彭,其他四個代表都雙目放光,齊刷刷的看向蘭彭手中的支票,眸子里滿是貪婪之色。
  
  李長青對此很是不屑。
  
  區區兩億美金就讓他們各自打起了小算盤,這樣的聯軍,別說是二三十萬人了,就算二三百萬人也必敗無疑。
  
  如果他是阮文福,只需要用利益拉攏幾個,就能把他們的聯軍徹底瓦解。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