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917章 神作

第917章 神作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聽到李長青的話,孫侯宇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感覺李長青是在沒事兒找事兒。
  
  若是平常,他早就出言反駁了,可在這種場合,他卻只能聽不能說,要不然就是聽不進不同的意見,會留給眾書法家非常不好的印象。
  
  曾求恩仔細看了一下這幅字,苦笑道:“長青,你說的一點兒沒錯。這位作者和我一樣,匠氣太重。曾經我的老師也說過我這個問題,可惜我一直沒有辦法突破,導致現在永遠成不了書法大師。哎,難呀。”
  
  李長青笑道:“大師的境界只可意會,無法言傳。如果非讓我描述的話,那就能用自然二字概括。”
  
  蔡友康和曾求恩相視一眼,心中若有所悟。
  
  周老呵呵笑道:“長青,那你覺得這兩幅字到底誰是第一呢?”
  
  李長青毫不猶豫的說道:“我當然是選擇飄逸靈動的《蘭亭序》了。不過,《念奴嬌.赤壁懷古》也不錯,就此蒙塵太可惜。我看不如把兩幅作品都送去拍賣,由市場價格來決出第一。”
  
  蔡友康哈哈大笑,道:“這個主意好。小靜,你覺得怎么樣?”
  
  陳靜道:“當然沒問題。我雖然不太懂書法,但這幅字能夠通過各位書法家的法眼,肯定是錯不了。我一定會盡全力給它們拍出一個高價。對了,它們的作者是誰?”
  
  蔡友康道:“洛青竹,孫侯宇,你們出來蓋上自己的印章吧。”
  
  在其他六位新人羨慕的眼神中,洛青竹和孫侯宇站了出來,分別走到自己的作品前,蓋上了自己的印章。
  
  李長青這才知道原來這幅《蘭亭序》竟然是洛青竹寫的。
  
  陳靜悄聲道:“沒想到這位洛青竹小姐不僅漂亮,還是個大才女。長青,你是不是更喜歡她了?”
  
  李長青一愣,道:“靜姐,你誤會了,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陳靜笑道:“可問題是人家洛小姐不這么想。她看你的眼神充滿了愛慕之意,看來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就要多一個姐妹了。”
  
  李長青皺了皺眉頭,道:“靜姐,你可別亂說。我臉皮厚,倒是無所謂,人家女孩臉皮薄,傳出去還怎么找男朋友。再說了,這輩子有了你和淺雪,我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話音剛落,李長青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秦素婉的影子,臉上微微露出一絲心虛的神色。
  
  陳靜瞥了他一眼,沒有再說什么。
  
  對陳靜而言,只要眼前這個男人能夠一如既往的對自己好,無論有多少姐妹,她都無所謂。
  
  八位新人作品鑒賞結束后,眾人的目光齊齊放到了李長青手里拿的卷軸上。
  
  周老笑道:“長青,該讓我們欣賞一下你的大作了。”
  
  李長青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說來也巧,我曾經用行書描摹過《蘭亭序》,所以這一次改用了小楷,正好與洛青竹小姐想到了一起,讓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洛青竹眼睛一亮,道:“那才好呀。如此一來,我就能從您的這幅字里學到更多的東西了。”
  
  李長青聳聳肩,把卷軸交給了蔡友康。
  
  蔡友康親自將其掛在了墻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只見一個個神采飛揚的文字出現了眾人眼前。
  
  如果說洛青竹寫的那幅《蘭亭序》算得上是佳作的話,那李長青的這一幅簡直可以用神作來形容。
  
  上面的每一個字都仿佛帶著一種奇特的韻味,如同活過來一樣,讓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就好像自己面對的不是字,而是一片大自然。
  
  自從寫出了那幅《滿江紅》之后,李長青的書法水平得到了一個巨大的提升,雖然無法將意境與字體百分之百的融合在一起,但融合個百分之二三十還是能做到的。
  
  尤其是像《蘭亭序》這種描寫自然景觀的詩詞,意境與道家頗為相合,李長青寫起來更是有感覺。
  
  雖然這幅作品與《滿江紅》還有些明顯的差距,但比起以前的書法作品卻是強了一籌。
  
  所有人都被李長青的這幅字吸引住了目光,就連不懂書法的陳靜也不例外。
  
  足足過了十分鐘,周老才率先回過神來,道:“看了這幅字,我才徹底明白了行云流水的真正含義。”
  
  蔡友康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臉上滿是落寞,苦笑道:“我從八歲開始學習書法,到現在已經近六十年了。我一直以為自己的字就算不是大師之作,但最起碼也登堂入室了。可看了這幅字,我才發現自己根本連門都沒進去過。”
  
  周老皺了皺眉頭,道:“蔡會長,你已經非常不錯了,不可妄自菲薄。”
  
  聽到周老的話,蔡友康身軀微微一震,立刻察覺到自己的心態剛剛出了問題,道:“多謝周老。”
  
  像蔡友康這樣鉆了牛角尖的老書法家還有不少。
  
  他們都是練了一輩子字的人,可以說識字如命,如今突然看到一幅自己就算用十輩子都寫不出來的書法作品,可想而知,對他們的打擊會有多大。
  
  而那些年輕人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幅字比自己強了百倍,心態上倒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蔡友康被周老叫醒后,向前走了兩步,直接將《蘭亭序》給收了起來。
  
  “蔡會長,您這是干什么?我還沒有看夠呢。”
  
  “就是。這么好的字,一輩子都不一定能遇到,最起碼也得臨摹個十遍八遍。”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向蔡友康表達不滿。
  
  蔡友康看到大家恢復了正常,又把字給掛了上去,笑道:“咱們已經看了十幾分鐘,是不是該品評一下它的優缺點了?”
  
  曾求恩一聽,直接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品評個屁。就這一幅字,哪怕是王羲之復生,也得豎起大拇指說聲好。”
  
  一個老資格的書法家道:“曾老說的是。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么王維順甘愿將華夏第一書法家的位置讓出來了。這樣的字,足可以傳世了。”
  
  在所有人中,洛青竹的感受無疑是最深的。
  
  同樣是用小楷寫的《蘭亭序》,李長青無疑要比她強了一萬倍,他那字里行間所表現出來的自然氣息簡直讓人著迷。
  
  原本對李長青的點評有些不服氣的孫侯宇在這一刻也無話可說了,與對方的字相比,他確實是望塵莫及。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