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446章 弓箭顯威

第446章 弓箭顯威


  
      “轟”
  
      “砰”
  
      在門和墻壁進行親密接觸的瞬間,李長青松開了弓弦,早已經蓄勢待發的氣箭在空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厲嘯,瞬間劃破了十米的距離,向著黑衣人的心臟而去。
  
      那個黑衣人正是郭昊。
  
      他剛從窗戶上跳下來,就感覺到有一股危險正向自己襲來,渾身汗毛陡豎,頭發根根立起,想都沒想,急速向左移動。
  
      可惜,李長青此次真氣凝聚的時間非常長,直接用去了乾坤真氣的三分之一,導致氣箭的速度幾乎超越了光速,郭昊哪里能躲的開,被一箭穿透了胸口。
  
      郭昊慘叫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重重的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直接死了。
  
      雖然李長青的氣箭并沒有射中他的心臟,但真氣的爆發力哪里是他能夠承受住的。
  
      形意郭家三位丹氣境后期的高手,還未見到對手,便死了一個,可以說是非常的冤枉。
  
      “師兄。”
  
      “師兄。”
  
      郭尋飛和范秀波看到郭昊剛剛進來,便慘死當場,不禁又是傷心,又是驚駭。
  
      “好寶貝。”
  
      干掉了一個殺手后,李長青心中一喜,沒有絲毫戀戰,一掌拍碎窗戶,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
  
      這個短弓法器雖然強大,但也是吃真氣的大戶。
  
      真氣越凝聚,氣箭的速度、穿透力和爆發力就會越強。
  
      而要對付這些丹氣境的大高手,李長青最起碼需要消耗掉四分之一的真氣,才能給對方致命一擊,這是李長青無法承擔的。
  
      要不然,他非得把另外兩個也給留下不可。
  
      看到李長青逃走,郭尋飛和范秀波相視一眼,同時道:“追。”
  
      既然郭昊已經死了,那他們無論如何也要完成任務,要不然回去根本無法向師叔交代。
  
      兩人從一樓的窗戶跳出去,向著李長青猛追。
  
      只可惜,他們的輕功遠遠比不上對方,跑出去還不到百米,李長青就已經跑的沒影了。
  
      郭尋飛和范秀波大怒,卻沒有任何辦法。
  
      回到客廳,范秀波試探了一下郭昊的呼吸,搖搖頭,道:“師兄已經死了。尋飛,咱們怎么辦?”
  
      郭尋飛咬了咬牙,道:“燒了這棟別墅,帶著師兄的尸體,我們走。”
  
      “好”范秀波點了點頭。
  
      “轟”
  
      熊熊的大火很快便燒著了,將整個黑夜映的通紅。
  
      郭尋飛和范秀波帶著郭昊的尸體,垂頭喪氣的回到了郭孟宇那里。
  
      “怎么可能?”望著慘死的郭昊,郭孟宇直接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眸子里都是不可思議的神情,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太極門出手了嗎?你們兩個給我說。”
  
      最后幾個字,郭孟宇的聲音如同炸雷,整個別墅仿佛都晃了三晃。
  
      郭尋飛紅著眼圈,將前去暗殺的經過敘述了一遍。
  
      郭孟宇聽完后,怒聲斥道:“你們三個丹氣境后期的大高手,聯手刺殺一個丹氣境初期的武者,不但沒有得手,還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了一個。而你們兩個竟然連對方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甚至連面都沒見到。丟人,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郭尋飛和范秀波也是感到無比的憋屈,這些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兩人低著頭,一句話不敢說。
  
      郭孟宇罵了一陣,走到郭昊面前,看了一下他的傷口,道:“這應該是被箭所傷。”
  
      “箭?不可能。師叔,我們找遍了別墅,也沒有見過穿透師兄胸口的箭在哪里。”范秀波道。
  
      郭孟宇皺了皺眉頭,道:“可這確實是被箭所傷,箭孔都在。是不是你們沒有檢查清楚?”
  
      郭尋飛搖搖頭,道:“師叔,我們兩人來回查了十多遍,不可能搞錯。”
  
      郭孟宇沉思一番,眼睛突然一亮,道:“難道說李長青會術法。像這樣的傷,相隔十米,只有不死境的高手能夠做到。除此之外,就只有術法了。”
  
      就在這時,東方奇在一位弟子的指引下,走了進來。
  
      “東方先生,您來的正好。請幫忙看看,我這弟子是不是被人用術法所殺?”郭孟宇向東方奇拱了拱手道。
  
      東方奇眼睛微微一瞇,蹲在地上,觀察了一番,雙目突然精光爆射,道:“我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法力波動,確實是被術法師所傷。只是對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就猜不透了。兇手是誰?”
  
      郭孟宇冷冷的答道:“李長青。”
  
      “李長青?”東方奇身軀一震,道:“原來是他,難怪。”
  
      郭孟宇皺了皺眉頭,道:“東方先生,你認識他?”
  
      東方奇冷哼道:“認識。李長青也是一位大師級術法師,昨天破了我在陸天霖身上施展的法術,今天我們兩人在拍賣會交了一次手。這人的實力很強。”
  
      郭孟宇道:“他還是一位有丹氣境修為的武者。”
  
      東方奇精光一閃,道:“道武雙修,真是個天才。郭兄,這人太危險,絕對不能留。等咱們拿到了人參,一定要盡快除掉他。”
  
      郭孟宇點點頭,道:“他殺了我的弟子,我當然不會放過他。”
  
      東方奇想了想,道:“郭兄,如今張家外面肯定是布滿了眼睛,我打算提前動手,你覺得如何?”
  
      郭孟宇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尋飛、秀波,你們兩個也去,路上我再告訴你們計劃。”
  
      郭尋飛和范秀波相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另一邊,李長青離開別墅后,并未走遠,而是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
  
      等郭尋飛和范秀波一走,他便折了回來,到停車場開車向秦素婉那里而去。
  
      至于那漫天的大火,自然有消防員來處理,他根本不在乎。
  
      半小時后,李長青在秦素婉的別墅客廳里見到了她。
  
      秦素婉剛剛洗了個澡,頭發還濕漉漉的,穿了一件睡衣,身上有一股清香之氣散發出來,清冷絕美的面龐似乎多了一分誘惑,就連李長青都不由的多看了幾眼。
  
      “看夠了嗎?”秦素婉給他倒了一杯茶,淡淡的說道。
  
      李長青嘻嘻笑道:“像秦姐這樣的美女,我是一輩子都看不夠。”
  
      秦素婉瞪了他一眼,道:“我們不是說好晚上十二點才出發嗎?你怎么來的這么早?”
  
      李長青兩手一攤,道:“我受到了三個黑衣人的暗殺,連別墅都被他們給一把火燒了。無家可歸之下,只好提前過來了。”
  手機站: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