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412章 找茬

第412章 找茬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半小時后,兩人來到了一棟面積巨大的莊園前。
  
  李長青把自己的凱迪拉克停在一堆豪車里面,顯的分外突兀。
  
  從車里出來,李長青掃了一圈,只見周圍的樹木茂盛,環境優美,莊園內亭臺閣謝,假山流水,頗具江南特色。
  
  “想不到楚州還有這樣的好地方。”李長青輕聲贊道。
  
  李云馨看了一圈,道:“哥,這里好漂亮,比你的那棟別墅強多了。”
  
  李長青苦笑道:“能不要這么做對比嗎?”
  
  李云馨咯咯笑個不停。
  
  挽著李長青的手臂,兩人走進了大廳。
  
  只見里面高端大氣,金碧輝煌,地上是潔白的大理石和歐洲進口的純手工羊毛地毯,頭上懸掛著一串串水晶吊燈,其他的設施也都是用的進口的,李長青猜測光是這里的裝修就得上千萬。
  
  自己家的那個別墅與其相比,就跟個鄉下茅草屋差不多。
  
  客廳里,已經來了不少人,男子一個個衣冠楚楚,氣度從容,端著酒杯站在那里與朋友談笑風生。
  
  女子則都穿著晚禮服,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身珠光寶氣,顯得高貴典雅。
  
  李云馨本以為只是一場普通的生日宴會,所以兩人并未打扮,雖然穿的也還不錯,但與這里的環境顯的很是格格不入。
  
  看到兩人進來,一個穿著白色長裙,打扮的如同公主一般的漂亮女孩,笑容滿面的迎了上來。
  
  “云馨,你終于來了。”季巧蝶抓著李云馨的手,高興的說道。
  
  楚州的商業圈有四大家族,周家是其中之一,還有程家、張家和季家。
  
  五十多年前,季老爺子白手起家,從無到有,在楚州創辦了四季集團。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特別是季巧蝶的父親季洪方接管了四季集團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資產達到了近兩千億,生意遍布全國,底蘊不知道比其他三家強了多少。
  
  而季巧蝶就是季洪方的女兒。
  
  她今年才剛上大一,因為相貌漂亮可愛,被那些好事兒的學生評為了楚州大學四大美女之一,另外三個則是李云馨、程玉玲和張蓉兒。
  
  李云馨和季巧蝶是在迎新晚會上認識的,兩人一見如故,很快便成為了閨蜜。
  
  李云馨不滿的說道:“小蝶,你怎么不早告訴我宴會這么正式,害得我都沒換衣服。這下子丟人丟大了。”
  
  季巧蝶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我忘了。不過,你就算不打扮,也依然是最漂亮的。對了,你的那位陸大少呢?他怎么沒來?還有這位帥哥是誰?”
  
  李云馨道:“遠游回中海了。這是我大哥李長青,我之前經常跟你說起。”
  
  季巧蝶眼睛一亮,主動伸出手,道:“李學長,你好,我是季巧蝶,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你可是咱們學校的風云人物,這次終于見到真人了。”
  
  李長青先是用拳頭擊敗了泰拳社,接著憑借出神入化的醫術折服了所有人,然后在學院交流會上打的對方心服口服,這些事跡早就在學校里傳開了。
  
  因此對于李長青這個名字,季巧蝶并不陌生。
  
  李長青握了一下她那柔弱無骨的小手,迅速抽了回來,笑道:“我可不敢當。云馨,你準備的禮物呢,還不拿出來送給季學妹。”
  
  李云馨點點頭,將手里包裝精致的盒子交給季巧蝶,道:“小蝶,祝你生日快樂。”
  
  季巧蝶接過禮物,說道:“謝謝。”
  
  就在這時,一個慵懶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碟,既然是云馨的禮物,那不妨打開看看,她到底給你這個最好的朋友送了什么?”
  
  李長青轉頭望去,只見說話的女子二十來歲,相貌嫵媚,皮膚白皙,眼含秋水,身材更是火爆,穿著一件黑色的低胸晚禮服,露出深深地溝壑。
  
  她這一走過來,不知道引起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即使一些四十多歲,上了年紀的男子也不例外。
  
  “狐貍精”李長青的腦海中迅速出現這三個字。
  
  李云馨輕聲道:“她叫程玉玲,是楚州四大家族之一程家的大公主,風流成性,男朋友不知道換了多少,在學校里經常找我的麻煩。”
  
  李長青眉頭一皺,看向程玉玲的目光閃過一絲陰冷。
  
  季巧蝶搖搖頭,道:“程姐,云馨能來就是給我的最好的禮物,其他不算什么。”
  
  對于兩人之間的矛盾,季巧蝶很清楚。
  
  李云馨雖然家境不好,但容貌氣質都不輸給季巧蝶,加上學習勤奮努力,是楚州大學有名的大才女,風評比程玉玲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更是被選為學校四大美女之首,這讓程玉玲無比的嫉妒,三番五次的找李云馨的麻煩。
  
  若非李云馨有陸遠游護著,還不知道會受她多少氣呢。
  
  季巧蝶要看她送的禮物,不過是為了當眾落李云馨的面子而已。
  
  作為李云馨的好姐妹,季巧蝶當然不會讓她得逞。
  
  看到季巧蝶如此護著李云馨,李長青望向她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柔和。
  
  好不容易李云馨身邊沒有陸遠游,程玉玲哪里會放過這個打壓她的好機會,嬌笑道:“這又怎么了?我們的禮物,不都當著大家的面拆開了嗎?小蝶,你可不能區別對待呀。”
  
  “程姐說的沒錯。小碟,打開看看嘛。說不定,李云馨的禮物最貴重呢。”
  
  “就是,讓我們開開眼也好。”
  
  “我送了一個三十多萬的手鐲,面子上都覺得有些過不去。我想以云馨學姐和你的關系,送出的禮物怎么著也得超過一百萬吧。”
  
  七八個少男少女走過來,你一言我一語,說個不停。
  
  這些人大多都是楚州的官二代富二代,與季巧蝶和程玉玲是一個圈子的人。
  
  而李云馨只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平時與他們沒有什么交集。
  
  在程玉玲和李云馨之間,他們當然要幫程玉玲了。
  
  季巧蝶秀眉微蹙,不悅的說道:“這是云馨送我的禮物,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跟你們沒關系。”
  
  程玉玲呵呵笑道:“明白了。小蝶,還是你的心地好。知道李云馨拿不出像樣的禮物,怕她丟臉,這才不愿意打開。哎,讓我說,有些人的臉皮就是厚。不是一個圈子的人,非得往圈子里擠,何必呢。”
  
  如果是以前,李云馨可能會被羞的滿臉通紅,手足無措,但現在她憑借李長青給她的資金,經過一番運作,身價已經超過了十五個億,比起這里的所有官二代富二代都要強,自然不會把程玉玲的話放在心上。
  
  不過,李云馨也不愿意在這個事情上糾纏不清,于是說道:“小碟,既然大家想看,那你就打開吧。”
  
  季巧蝶一愣,道:“真的打開呀?”
  
  李云馨笑道:“放心。這是我給你精挑細選的禮物,應該不會比別人差,希望你能喜歡。”
  
  聽到她這么說,季巧蝶點點頭,打開了盒子。
  
  只見一個翡翠吊墜安靜的躺在里面,在燈光的照耀下,翡翠嬌艷欲滴,綠意盎然,散發出驚心動魄的美麗。
  
  “這是祖母綠。”
  
  “這個吊墜價值最少五百萬,我的天,太大方了。”
  
  “我一年的零花錢不過才一百萬,沒想到李云馨竟然送出了價值五百萬的禮物,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季巧蝶眼睛一亮,將吊墜拿起來,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道:“好漂亮。云馨,謝謝你。不過這個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李云馨不高興的說道:“小蝶,你如果不收下,那我就走了。”
  
  “別。”季巧蝶知道李云馨的性子外柔內剛,說話算話,如果自己不收,她真的有可能會走,連忙道:“好,好,我收下還不行嗎?”
  
  李云馨這才轉怒為笑,道:“這還差不多。”
  
  程玉玲原本是想讓李云馨丟臉,沒想到她竟然會送出這么一個貴重的禮物,嘴里冷哼一聲,道:“不就是陸大少走之前給買的嗎?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屢次找李云馨的麻煩并不僅僅是出于嫉妒,更重要的是陸遠游。
  
  程玉玲喜歡陸遠游,倒追了他很長時間,可陸遠游對她卻不假辭色,反而死心塌地的喜歡李云馨,這才讓心胸狹窄的程玉玲對李云馨恨之入骨。
  
  李云馨聽陸遠游說過這個事情,故意氣她道:“沒辦法,誰讓遠游喜歡我呢。有些人就算是用盡了手段,都無法讓遠游看上一眼。哎,這才是一個女人的悲哀。”
  
  “李云馨,你...”程玉玲頓時被氣的七孔冒煙,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李長青微微一笑,心道:“自己這個妹妹從小伶牙俐齒,程玉玲跟她斗嘴,簡直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自己找不自在。”
  
  氣急敗壞的程玉玲看到一個穿著普通的男子竟然敢嘲笑她,而且還是李云馨帶過來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指著李長青,怒道:“你是什么東西?這里是你能來的地方嗎?”
  
  李長青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引火燒身,微微一愣,道:“程小姐,我是云馨的大哥。至于我能不能進來,這好像與你沒有任何關系。還有,仗著自己的家世目中無人,飛揚跋扈,跟個潑婦一樣,滿嘴噴糞,這可不是什么好習慣。程小姐,我勸您最好還是改一改。”
  
  相比李云馨,李長青更不好惹。
  
  程玉玲找李云馨的麻煩不成,把目標對準了他,算是徹底找錯了人。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