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330章 馴獸之法

第330章 馴獸之法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李長青只覺得對方的爪勁鋒利無匹,似乎要把空氣給抓爆,比起胡萬宗要強了好幾倍。
  
  “這是個半步丹氣境的絕頂高手。”
  
  李長青迅速判斷出了殷九泉的武學境界。
  
  雖然以他此時的功力,已經不懼半步丹氣境的強者,但他過兩天還要與赫連鋒這個大敵對決,因此并不想與殷九泉糾纏,施展太一步,躲過了他的兩爪。
  
  “好身法。”
  
  殷九泉大贊一聲,兩手幻化出萬千爪影,鋪天蓋地的攻向了李長青。
  
  李長青身形晃動,如同一道流光,在爪影之間穿來插去,場上瞬間出現了無數幻影,令人眼花繚亂。
  
  猴子一臉敬佩的說道:“我靠,青哥的這套身法實在是太帥了。”
  
  自從學會靈猴變,猴子每天都會修煉,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不止,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厲害了,可與李長青此時的身法相比,還是差了老遠。
  
  殷九泉有些惱火,他剛剛連出了十八記鷹爪,每一爪都是雷霆萬鈞,迅猛狠辣,卻是連李長青的衣角都碰不到。
  
  他縱橫天下數十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身法如此詭異之人。
  
  “李長青,你就只會像個娘們一樣躲嗎?”殷九泉停下攻擊,暴喝道。
  
  李長青退出殷九泉的攻擊范圍,道:“殷老先生,到此為止吧。你傷不了我,更殺不了我。再打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殷九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道:“不敢正面對決,算什么男人。”
  
  李長青呵呵笑道:“你無需用激將法,我可不是那種被人一激就頭腦發熱的傻蛋。”
  
  殷九泉哼了一聲,道:“那這頭鷹,你就別想要了。”
  
  說著,殷九泉就要去提裝有海東青的籠子。
  
  那位老伯眸子中精光一閃,旱煙桿快若閃電般點向了殷九泉的手。
  
  殷九泉臉色大變,只覺得一股尖銳鋒利的氣勁向他襲來,手上的汗毛抖豎,手臂一縮,向后連退了三步,一臉震驚的說道:“你是誰?”
  
  就憑對方剛剛的一擊,殷九泉便知道這人至少是個丹氣境的高手,比起自己要強了不少。
  
  老伯抽了一口旱煙,道:“我就是一個農民。你這老頭太囂張跋扈,價格還沒談,就硬搶我的海東青,簡直豈有此理。”
  
  李長青暗自一笑,他五感敏銳,從見到這位老伯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只是看不出他的功夫有多高。
  
  現在看來,他應該是丹氣境的強者。
  
  李長青不得不感嘆真是高手在民間呀。
  
  殷九泉也不想得罪他,道:“好。我出一百五十萬,買下這頭海東青,如何?”
  
  老伯咧開大嘴,露出滿嘴的大黃牙,道:“不賣。”
  
  殷九泉怒道:“憑什么?”
  
  老伯瞥了他一眼,道:“老子看你不爽,所以不賣。”
  
  “你...”殷九泉被氣的不得了,卻又不敢對這個高深莫測的老家伙動手,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了。
  
  李長青向老伯豎起大拇指,道:“老伯,您真是厲害。”
  
  老伯呵呵笑道:“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仗勢欺人的人。小伙子,你的功夫不在這個殷九泉之下。若是憑借你那絕世身法,就算是打贏他也并非難事,為何不出手?”
  
  李長青聳聳肩,道:“跟這種人打架,打贏了也沒啥意思。”
  
  老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你的心性比我兒子強多了。對了,這頭海東青,你還買不買?”
  
  李長青道:“買,當然要買。老伯,既然殷九泉出到了一百五十萬,那我不能讓您吃虧,也出一百五十萬好了。”
  
  老伯哈哈大笑,道:“好。看你小子人品不錯,我就提醒你兩句。這頭海東青兇猛無比,我和我兒子用了三個月,都沒把它馴服。你養它的時候,最好要小心。”
  
  李長青露出一個自信的表情,道:“老伯,馴鷹是有方法的。我只需要三分鐘,就能把它搞定。”
  
  “不可能。”老伯瞪大了眼睛,道:“你小子少在我面前吹牛皮。三分鐘馴服海東青,你是在做夢。”
  
  李長青笑道:“那就試試好了。”
  
  他走到籠子前,雙目含笑,望向海東青的眼睛,溫柔的說道:“小家伙,我是你的朋友。以后你就跟著我吧。”
  
  老伯直接翻了個白眼,暗道:“這年輕人太幼稚了。要是這樣就能把海東青搞定,那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
  
  他又哪里知道,李長青在說話的時候,已經向海東青施展了迷魂術,渾身更是散發出一種親切的氣息,以消除海東青的敵意。
  
  海東青原本兇狠凌厲的眸子,在與李長青對視之后,先是出現了一絲疑惑,接著變的溫柔了不少。
  
  李長青心中一喜,知道馴獸之術起作用了,便說道:“老伯,麻煩你打開籠子。”
  
  老伯一愣,道:“那不行。它萬一跑了,怎么辦?”
  
  李長青道:“跑了算我的。一百五十萬絕對不會少您一分錢。”
  
  老伯也想看看李長青的手段,道:“好。這可是你說的。這是鑰匙,你自己來吧。”
  
  李長青接過鑰匙,打開籠子,將一雙手探進去,輕柔的撫摸著它的頭,嘴里還吹著哨子。
  
  海東青似乎非常喜歡李長青的輕撫,不但沒有跑,反而閉上了眼睛,看模樣很是舒服。
  
  感覺火候差不多了,李長青停止了撫摸,把它從籠子里抱出來,道:“小家伙,飛吧。”
  
  海東青發出一聲鷹鳴,伸展雙翅,飛向了天空。
  
  老伯大叫道:“你小子搞什么,怎么把它給放了?”
  
  李長青笑道:“它本來就屬于天空,用籠子關著它,是在磨滅它的天性。再說,我可沒有放它。”
  
  李長青把嘴放到手上,吹了個響亮的口哨,過不多時,海東青便飛了回來,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老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怎么可能?”
  
  任洪東、大熊和猴子三人也是面面相覷,心中同時暗道:“他什么時候學的這一手。”
  
  李長青撫摸了一下海東青的頭,道:“老伯,這個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北京单场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