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火爆全才仙醫 > 第294 章 挖坑

第294 章 挖坑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火爆全才仙醫最新章節!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就是于海洋現在的感覺。
  
  姚曉云連忙出來打圓場,道:“于大班長,東哥,咱們都是同學,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若是再搞的不愉快,那就太不應該了。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還是進去吧。青哥,咱們的聚會大廳在哪里?”
  
  李長青笑道:“我去問一下。”
  
  姚曉云一怔,道:“不是吧,你之前沒去安排嗎?”
  
  李長青道:“我哪會安排這些東西?不過,你放心,現場我已經請專業人士去布置了,絕對沒問題。”
  
  姚曉云苦笑道:“希望如此吧。”
  
  在一個工作人員的引領下,李長青等人來到了大廳。
  
  “哇,好漂亮。”
  
  “太棒了,這里的設備真是夠豪華的。”
  
  輝煌的大廳本來就金碧輝煌,經過陳靜的一番布置后,更加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就連李長青看了都有些震驚。
  
  一個同學問道:“我聽說輝煌私人會所是楚州市乃至整個東山省最厲害的會所,一般人都進不來。李長青同學,你現在是干什么的?竟然能夠在這里包下大廳。”
  
  李長青呵呵笑道:“這里的老板是我姐,包個大廳當然沒問題了。”
  
  王威嘴角微微一撇,道:“不會是認的干姐姐吧?”
  
  李長青道:“你說的沒錯,就是認的姐姐。”
  
  眾人一聽,望向李長青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
  
  “好好一個男人,卻要吃軟飯,真是丟人。”
  
  “誰說不是?”
  
  “呵呵,我還真想認識一下這位女老板,她到底什么眼神呀?怎么會認李長青做弟弟?”
  
  大家都在那里竊竊私語,李長青自然聽得清清楚楚,卻也只是微微一曬,根本沒把他們的話當回事兒。
  
  姚曉云輕聲道:“青哥,你快去解釋一下呀。”
  
  李長青淡淡的說道:“解釋什么?這種事情越解釋越麻煩。再說了,這里的老板就是我姐,我也沒啥好解釋的。”
  
  就在這時,貌若天仙的陳靜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裙禮服,姿態萬千的走了進來,那成熟嫵媚的風情頓時吸引了全場男子的目光,就連于海洋都有些眼神發直,讓趙敏霞狠狠的掐了一下。
  
  李長青心中一熱,迎了上去,與陳靜擁抱了一下,道:“靜姐,謝謝你,大家對你的布置都非常滿意。”
  
  陳靜淺笑嫣然,道:“那就好。這位就是大明星姚曉云吧?我可是您的粉絲喲。”
  
  姚曉云道:“謝謝靜姐能夠喜歡我的歌曲。今天的聚會,讓您費心了。”
  
  陳靜擺擺手,笑道:“我弟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沒什么費不費心。對了,工作人員就在外面,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們。你們是同學聚會,我就不打擾了,希望你們玩的愉快。”
  
  說完,陳靜給了李長青一個眼色,轉身離開了。
  
  李長青道:“你們先吃,我去去就來。”
  
  走出門外,看到陳靜在等著他,李長青連忙走了過去,道:“靜姐,有什么事情嗎?”
  
  陳靜道:“是關于你的畫。今天晚上,各大繪畫流派的大師會住在這里,明天觀看你的畫作。這些人都是超有錢的主,我準備賣掉那副《旭日東升圖》,你覺得怎么樣?”
  
  李長青隨口問道:“那你的那副肖像畫呢?”
  
  陳靜眼睛一瞪,道:“怎么?你還想把這幅畫也賣了嗎?”
  
  李長青連忙道:“當然不是。我剛剛就是順嘴一問。那是無價之寶,只能觀賞,絕不買賣。”
  
  陳靜道:“這還差不多。你回去吧,我去忙了。”
  
  李長青點點頭,正要離開,突然想到了什么,道:“靜姐,你的這身衣服很漂亮。”
  
  陳靜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了動人的微笑。
  
  可李長青接下來的一句差點兒沒把她給氣死。
  
  “靜姐,今天晚上,你就穿著它,咱們那個。”
  
  在她耳邊說完,李長青趕緊離開了。
  
  陳靜笑罵道:“真是個大流氓。”
  
  回到大廳,李長青看到于海洋正在臺上發表演講,這小子在學校的時候,就喜歡出風頭,現在依然如此。
  
  來到任洪東旁邊,李長青輕聲笑道:“我說東子,你這身也未免太高調了吧,就跟個暴發戶似的。我當時差點兒沒忍住笑出來。”
  
  任洪東得意的說道:“這就叫裝逼。實際上,這鏈子和手表都是我和司馬戰借的。讓我花錢買這些既不好看又不好用的東西,打死我都不干。”
  
  李長青豎起大拇指,道:“你牛。”
  
  大約過了兩分鐘,于海洋這才說完了祝酒詞,大家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姚曉云拿著一杯紅酒,走到李長青面前,道:“青哥,謝謝你安排的這么好。我們之前可是說好了,這場宴會算我的。”
  
  酒菜齊備后,姚曉云發現這里所用的白酒、紅酒、食材都是最頂級的,價格不菲,若是算下來,最起碼得一百多萬。
  
  雖然知道李長青是億萬富翁,但作為發起人,這個錢若是讓李長青付,那就不好了。
  
  李長青呵呵笑道:“曉云,你這是在打我的臉呀。”
  
  任洪東點點頭,道:“就是。別說這頓酒席了,就現在青子的身價,兩億三億都不放在眼里。”
  
  “噗嗤”
  
  旁邊于海洋的女朋友趙敏霞聽到任洪東的話,不禁笑出了聲。
  
  從臺上下來的于海洋問道:“敏霞,你笑什么?”
  
  于敏霞調侃道:“剛剛你的這位任洪東同學說兩三億都不在這位李長青同學的眼里,我聽著有些好笑,便忍不住笑出了聲。”
  
  于海洋也樂了,道:“任洪東,你和小時候一樣,還是那么喜歡吹牛。”
  
  任洪東翻了個白眼,道:“不相信拉倒。對了,剛剛說起宴會的結算問題。于海洋,你既然是咱們班的班長又是個富二代,我們兩個一人負責一半怎么樣?”
  
  于海洋切了一聲,不屑的說道:“我可沒有你這么小氣,全算我的。”
  
  李長青一聽,二話沒說,直接走上了臺子,道:“各位同學,我提議咱們一起敬班長于海洋一杯。因為于海洋同學剛剛說了,今天的所有花銷全都由他負責。我們是不是要對他表示一番感謝?”
  
  “對。”
  
  “還是班長大氣。”
  
  “班長就是班長,關鍵時候靠得住。”
北京单场彩客网